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第1集
2008年.
省城女作家叶紫一路颠簸,要到大亮山林场去采访杨善洲老书记。不想杨善洲老书记提前一天上山种树,叶紫无功而返。叶紫无意中知道路上她搭车来的人竟然是赵副省长赵希顺同志,而赵副省长是杨善洲的老部下。于是叶紫决定先采访赵副省长,赵副省长无限感慨地说起了杨善洲老书记的往事。
1966年,这一年杨善洲39岁,是施甸县委书记。他已经接到让他到地区任职的通知,交接好工作,准备离开施甸县,而且带着秘书赵希顺一起去上任,赵希顺喜出望外。可就在走前一晚,施甸下起了大雨,杨善洲放心不下乡亲们,冒大雨去受灾最严重的雷打树村,路过自己的家门也没顾上进去看一眼。结果家里的房子后墙塌了,好在家里人及时逃了出来。
也许就是那场大雨给杨善洲的心里种下了回来植树造林的想法。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赵副省长建议叶紫去听听杨善洲家里五个女人。没有这五个女人就早就不了杨善洲。
根据赵副省长的意见,叶紫索性住到了杨善洲家。她见到了杨善洲的妻子、大女儿、大女婿,他们都是地道的农民。而他们家的房子,是普普通通的农家院,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这样的家人,这样的房子,背后的杨善洲老书记究竟是什么样子呢?叶紫不禁更加好奇了。

    第2集
叶紫向杨善洲妻子问起了当年雨灾后向杨善洲要钱修房子的事,老太太对当时的情形还记得清清楚楚。
1966年,雨灾后的五个女人集体决定去保山找杨善洲要钱修房子。因为要保存劳动力,所以只能让年纪尚小的二女儿惠兰去保山找爹。小女儿惠琴听说要到保山找阿爸,死活要跟着二姐去保山,她只是三岁见过阿爹,早就忘记了阿爹是什么样子。
两个孩子到了热闹的保山,顿时觉得目不暇接,惠兰不小心和惠琴走散了。一个好心人把在路边哭的惠琴送到了地委,听说这个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小孩竟然是地委书记的女儿,不禁诧异。而惠兰弄丢了妹妹,却不敢到地委里去找阿爹,只好守在地委门口,看见一辆载着小孩的自行车经过,误以为是妹妹,便追了过去。
秘书赵希顺建议杨善洲多找些人手去寻惠兰,杨善洲却拒绝了这种为私人事发动公家人的做法,就他和秘书两人去找惠兰。最后惠兰遇到了公安,公安送她到地委的路上,父女三人终于团聚了。
知道孩子的来意,杨善洲把自己所有的钱拿出来,只有十五块六毛。赵希顺又把自己仅有的五块钱给了书记,两人一共才只有二十块六毛钱,翻修房子根本只够个零头。杨善洲只能告诉孩子们先把后墙修上,再下雨就多买几个盆接水。
杨善洲第二天一早就去开会,解决老百姓吃不饱的问题。赵希顺给两个孩子打了两大碗饭菜,整天吃野菜稀粥的孩子吃得狼吞虎咽。杨善洲回来时也打了一大碗饭菜,他看见孩子们的样子一阵心酸,把碗里的饭菜都拨给了两个孩子,自己却只吃了碗底。
杨善洲正好要下乡开会,正好能路过家里,赵希顺建议让顺路捎上孩子,却遭到了书记的批评:坐公家车就要办公家事,不能办私事。赵希顺只好送孩子坐公共汽车。孩子听奶奶和娘的话,没告诉杨善洲家里的困难。赵希顺从孩子嘴里知道了家里的真实情况,米缸里根本都没有米了。赵希顺告诉书记,书记家里也有老人孩子,也需要解决问题。赵希顺很矛盾,一方面觉得书记有些不近人情,另一方面他也敬佩书记这样大公忘私的精神,而且他知道,书记内心深深自责着对家里人的“不负责”。

    第3集
惠兰兜里揣着修房子的钱,惠琴见了卖糖的便要吃,惠兰不答应,惠琴就要告诉娘二姐在城里把妹妹弄丢了。惠兰没办法,把零头花掉买糖了。
面对二十块钱,杨母和杨妻知道房子是修不成了,杨妻有些怨气。听孩子说这钱是杨善洲和秘书好容易才凑出来的,杨母心疼儿子,当下决定以后家里的事情都女人解决,不再烦恼杨善洲。杨妻无话可说,只能点头同意。
第二天,惠兰惠琴私自拿修房子的钱买糖的事情被杨妻知道,她狠狠地教训了孩子。她生气没人能理解她的难处,但发泄了之后,她带着一老三少五个女人凭借自己的力量修好了后墙。她虽然累得汗水淋漓,却任劳任怨。
杨善洲下乡路过家里,赵希顺建议他进家里看一眼,但杨善洲拒绝了。他知道进去了也没用,他的身心是属于老百姓的。杨书记的到来,给受旱灾的村子带来的希望,杨善洲一再嘱咐他们保留种子,为以后的日子着想。百姓有要求,他便承诺解决问题,虽然难度大,但是他把难题留给自己,而绝不留给百姓。
叶紫听了杨家女人的故事,心中无限感概,一个人能公而忘私到如此程度,实在是常人所不能理解,但是又不能不钦佩的。接着叶紫又采访了接替赵希顺做杨善洲秘书的刘鹏同志。
那一年23岁,大学刚毕业就给分到地委工作了。刚报到人家就告诉他,地委机关所有的人都下到了抗旱第一线,他来到农村的水田,赵希顺已经是办公室副主任了,知道他是新来的秘书之后,便让他下田干活。
就在刘鹏笨拙地手忙脚乱之时,杨书记过来,一点点教他干农活的诀窍,当时刘鹏根本就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的农民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地委杨书记。直到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刘鹏才真正认识了他的直属领导。
第一次去下乡,临行前赵希顺向刘鹏交代了杨书记的五件宝,每件宝贝都体现了杨书记对民生的关怀,以及杨书记作为劳动者对劳动和土地的热爱。这一切都是刘鹏从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第4集
杨书记到了一户农家,看望一位老奶奶,她的儿媳妇腿受了伤,却没钱医治,杨书记二话不说就让司机送病人去医院,自己掏钱,司机郭师傅还以为是杨书记的亲戚。
杨书记到青枫坝公社视察,当地的救济粮还没发下去,公社书记慌得杨书记却在勘探地质,希望能把山下的水引到山上来。杨书记希望能建一个水库,这样就解决山上没水的问题。青枫坝公社准备好了饭菜迎接杨书记,杨书记却一路步行,最后在一个老乡家里吃住。老乡反映农民种地的种种辛苦,杨书记非常自责,认为是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
杨书记半夜睡不着觉,想着老乡的苦生活,又把自己的钱补贴给老乡,他的钱都花在了老乡身上,却顾不上家里。
第二天杨书记路过山坡看见有人种树,询问情况,知道缺的还是水。杨书记到了青枫坝公社,第一件事就是召集所有干部解决水的问题,动员干部带领百姓担水保苗,又解决了公社没钱买种子问题,青枫坝公社干部人心振奋。
吃饭的时候,青枫坝公社准备了一只野山鸡,杨书记坚持从自己的伙食费里扣。杨书记并无心吃饭,一心想的是修水库,他准备在青枫坝借地方修水库。
回去的路上,杨书记得知吃鸡的钱没给青枫坝公社,立刻赶刘秘书下车搭公车走了三十里路把钱补交回去。刘秘书想不通,赵希顺告诉他凡是公家的钱一分钱都不能沾。
杨书记家里,大女儿在奶奶的指导下扛起四根大毛竹,准备进城去卖。
小刘到办公室,杨书记不在,他收拾了一下桌面,又归置了一下材料,再进到杨书记的卧室。刘秘书见地下的脸盆里放着一条待洗的裤子,想了想,他就端到屋外的水笼头下洗去了。
杨善洲在市委秘书长办公室找韩秘书长召集常委开会,主要讨论两件事,一是抗旱救灾及发放救济粮的事,二是研究一下在青枫坝修水库的可行性问题,到时把水利局的人叫来。韩秘书长后来说,我听说姚关乡那边就很困难了,上报来有近百户缺粮断顿的,你家怎么样了?杨善洲说我家没什么问题吧,老百姓的困难解决了,我家的也就自然的解决了。
杨善洲回来,见小刘在给自己洗裤子,脸色变了,就让他端回来。刘秘书把心中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第5集
杨善洲见刘秘书发脾气了,他反倒没脾气了。他耐心地教导刘秘书,就因为我是地委书记他们才会给我添了个肉菜,以后会愈演愈烈。万里长堤毁于蚁穴。就那么一个小蚂蚁洞就能把个大堤毁了。那六块钱就是去堵那个小蚂蚁洞的,以后他们谁还能随便给杨书记添菜了,你说这六块钱花得值不值?这一席话说得刘秘书哑口无言。
刘秘书后来问,为什么老书记不把家搬到保山好有人照顾他呀。赵希顺说快了,就快了,现在地区已经有了农转非的指标了,老书记肯定第一个要解决。刘秘书说,那赵主任的两地分居问题也能解决了,赵希顺说那可是不一定啊,名额有限。
赵希顺语重心长,给刘秘书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他对赵希顺说以后请他多帮助指点。
杨家奶奶计划给老大招个女婿,家里就有男丁了。杨惠菊回屋睡觉,她和两个妹妹挤在一张床上。这时,她还不知道奶奶和妈妈已经在谈论她的婚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大姐杨惠菊就和二妹杨惠兰赶街去了,卖竹筐和毛竹,却被查到没有生产队开的证明。姚关书记和一个干部发现杨家姐妹在赶街,就到杨书记家里走了一趟,书记感叹道,哎呀,堂堂地委书记家里怎么会过成这样子呢?他们没有声张杨家姐妹无证卖竹的事,反而给她们开了绿灯。

    第6集
在杨善洲的办公室里,杨善洲向赵希顺和刘秘书布置任务。
杨善洲告诉他们要根据昨天在常委会上讨论通过的意见写份报告。杨善洲向他们说了报告的要点,必要性和可能性。现在主要是资金不足,我们想用通过三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一是地区自筹一部分,二是动员青枫坝下游各公社以工代劳解决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请省里给以支援。
总之,这个报告是向省里要钱的。
说完,杨善洲让赵希顺留下来,拿出一份农转非的申请表递给他,赵希顺感激不尽,赵说,杨书记这次也可以把妻子女儿转到城里了,从此也不要过单身生活了。杨善洲未置可否。
杨妻和大姐惠菊在田里干活,惠菊说她还不想嫁人。这时二姐和三妹牵着牛来了,家里的牛病了,不吃草了。这天晚上下大雨,杨妻和惠菊在给牛喂药,姐姐用力搬着牛嘴,妈妈喂药。牛挣扎着,待把一盆药喂完,姐姐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之后惠菊疲惫地对妈妈说,下个街市去相亲吧。
在杨善洲的办公室里正召开一个会,与会有区人事和组织部门的干部。他们在研究一个问题,关于干部家属农转非的问题。杨善洲拿出自己的两个农转非指标,让给了两个搞水利和搞林业的技术骨干,都是文革前的大学毕业生,家属在农村,这个问题不解决影响工作。
林业局的张德忠副局长不满同部门的单永林得到农转非的指标,大闹办公室。杨善洲了解后,发现张德忠更应该得到这个指标,地委却因为张德忠无组织无纪律集体反对杨书记,而且让张德忠写检查。杨善洲无奈,只得听从大多数人和老书记的意见。
杨家三姐妹去赶集卖竹筐毛竹,顺便惠菊相亲。就在惠菊在茶馆里等相亲对象的时候,有人欺负惠兰和惠琴。

    第7集
惠菊不放心两个妹妹,对象还没来又回去看看两个妹妹,发现她们正在跟一个中年妇女吵架。惠菊不想把事情搞大,只好忍气吞声。事情惊动了生产队的监管人员,她们知道杨家姐妹的身份,便帮她们教训了那个中年妇女。
街市茶馆里,大姐和那个男人见面了,那个男人很朴实也很壮实。他们二人坐在一张桌子的两边,可是谁也不好意思看谁。媒人在一边说,相亲相亲就是要互相看看啊,你们谁也不看谁,以后回家发现是个马猴怎么办?那个男人汗都从脸上流下来了,大姐‘噗’的一声笑了。
杨善洲的车经过街市,他看见两个女儿在卖竹筐。二姐惠菊正在和人交易一根竹子,三妹突然喊起来,看,是不是阿爹的车?二姐看了一眼,马上拍了一下三妹,说,你乱喊什么!那买竹的人疑惑,问,谁是你阿爹?随后摇头说,你阿爹要是能坐这样的车,你们还能出来卖竹子?
杨善洲到了姚关公社,便和当地干部开修建青枫坝水库动员大会。杨家的姐妹三人看见杨善洲的车,以为杨善洲会回家。杨家五个女人兴高采烈,做好了午饭等杨善洲回家,杨妻还换了新衣服。
会正在开着,青枫坝水库修建工地上,百姓围住了工程师,不许他们测量。双方争夺测量仪器的时候,不慎伤了工程师的头部。百姓慌了,为首的老人家用土方子给工程师敷了药。
会还没开完,杨善洲知道工地上出事了,便急忙赶去。工程师自己说百姓并没有打他。杨善洲坐下来,跟乡亲们聊起了大家对建水库的意见。他一件件认真地记下来。
杨家的女人等不到杨善洲回来,便让杨妻把饭送到公社。公社的人告诉她杨书记已经去了杨柳公社,杨妻立刻飞奔去杨柳公社,一路上跑得大汗淋漓。但跑到半路她突然停住了。
杨妻没有去见杨善洲,而是回到家,把做好的鸡收好,等杨善洲以后回来再吃。大家见不到杨善洲都很失望,两个小妹没吃到鸡还有些失落。
杨善洲给干部开会,总结这次农民反对搬迁的事。有干部说农民觉悟低,杨善洲大发雷霆,强调干部办事必须从农民的角度出发,不要以为自己当了干部就不是农民了,不顾农民了。不弄清觉悟的问题,就连饭也不让吃。

    第8集
杨家里的耕牛弓背生病,连最有名的兽医都治不好,只能等死。杨妻一夜都守护着弓背,向弓背说了很多她的心里话,她的委屈。半夜,弓背死去,杨家姐妹痛哭,奶奶却镇定有力,让大家把留给杨善洲的鸡吃了,明天一早就去犁田下种,她不信,杨家的五个女人还抵不上一头牛。
第二天,祖孙三代五个女人一同下田,把人当做牛使,耕田耕到累得站不起来。在奶奶的鼓励下,大家重新振作,争取在天黑前把活干完。路过的村干部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上前去帮一把。
杨书记工作路上看见水田里的年轻人插秧不够熟练,便亲自下田掩饰,让这个年轻人心服口服。杨书记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他未来的女婿。年轻人更不知道,这个农活干得这么好的大官是他未来的岳父。
回来的路上,杨善洲和刘秘书聊天,刘秘书觉得杨书记这次处理危机事件处理得非常好,杨书记却检讨自己工作和农民实际脱节的问题。
为了修建水坝,杨善洲不得不向上面要钱,一遍一遍地跑,主管经济的叶主任言谈间对小粒咖啡很有兴趣,很快杨善洲派人给他带了小粒咖啡。
叶紫听到这笑道,杨书记还会送礼呀!
下面的人说也是不得已,人家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听闻这个叶主任就是后来发改委的叶主任,叶紫心中不禁一动。

    第9集
2008年。
叶紫还在杨善洲的家里采访,问起杨善洲不照顾家里,杨妻一句话都不说,倒是大姐惠菊说了一些家里的往事。
惠菊的亲事说定,女婿要住进家里,房子漏成那样不像话,于是惠菊要卖更多的毛竹来换钱买修房子的料。惠菊扛着毛竹艰难地走着山路,忽然相亲的对象建成出现,帮她扛起了竹子。
建成到这里是帮一家人办喜事,惠菊问他能帮啥忙,建成拿出一只唢呐,吹了起来。小山坡上,建成吹曲,惠菊唱歌,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
叶紫一直想挖掘杨妻对杨善洲的真实看法,或者说是对杨善洲的怨言。她问杨妻有没有给杨善洲写过信。这牵起了杨妻的一段记忆。
对于不识字的杨妻,给丈夫写一封信太难了。她心中的委屈不能让孩子知道,更不能让认识杨善洲的人知道,她只好先请乡亲写好信封,说信已经写好了,然后再去街市上找陌生的代笔先生来写信的内容。
杨妻对代笔先生讲述信的内容,从她嫁进杨家门开始,她带大孩子,伺候婆婆,家里所有的事情一肩挑,不敢麻烦丈夫一点点家里的事情……代笔先生听了摔笔大怒,说天下没有这样的男人,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了。杨妻却要一再解释他只是忙。
信寄到杨善洲手里,杨善洲看了只是默默地放进抽屉里。他忙着跑农民搬迁补偿金的事情,没有这笔资金,水库建不成,依然解决不了农民的根本问题。终于这笔资金谈了下来,刘秘书担心杨善洲得罪了计经委的领导,以后会有麻烦事。刘秘书跟杨善洲到省里跑资金,获得了不少新信息,讲给赵希顺听。两人对经济发展的趋势非常兴奋,但是又对应该抛弃什么坚守什么的问题感到迷茫。
杨家要修房子,杨妻自己爬房顶,惠菊不让,但杨妻更不放心惠菊爬房顶。惠菊只是让阿妈再等等。这时只见一个青年男子走进院子,惠菊羞涩地介绍这时建成。原来她早就约好建成来帮忙修房子。有了男丁果然不一样,房子很快修好了,建成也成了家里五个女人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惠菊远远看着自己家人跟建成相处融洽,心中感到欣慰。

    第10集
青枫坝水库工程开始了,杨善洲的车开到半路就开不进去了,于是他下车走路。半路上遇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乡,老乡一家人全部上阵修水库,他说修水库是他们盼了几辈子的事。接着老乡又跟他说了很多家长里短的事情。
到了工地,老乡才知道一路同行的人原来是杨善洲书记。他后悔自己说了很多落后的话,但杨善洲却满怀感动,代表政府感激乡亲们对修水库的热情。
这时,有一技术员走到杨善洲面前,他就是家属得到农转非的人,因为他听说这个指标是杨善洲的,表示感谢。杨善洲说你感谢我做什么?这是组织上决定的事,我一个人哪里说得算。赵希顺和刘秘书一直在场,赵戴着刘秘书给他的太阳镜,杨善洲看着有些不顺眼,可是他一直没说话。
待工作人员离开时,杨善洲问起他们的太阳镜,赵希顺说,戴着这个太阳镜好啊,我们这里是高原地带,幅射大,戴上它在野外能保护眼睛。杨善洲却说就你们的眼睛金贵。
大家以为,现场会开完了,该回地区了。没想到杨善洲说,明天是星期天,我想回家一趟,让司机郭师傅回保山吧。刘秘书和赵希顺都以为听错了,杨善洲又强调了一遍,我明天回家。赵希顺不放心杨书记,让刘秘书一路跟着他。
叶紫在采访刘秘书。
刘秘书这年58岁,还不到退休年龄,在地区档案局工作。
叶紫上来就直截了当的问他,作为地委书记的秘书,现在还是个科级干部很奇怪。刘秘书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老书记当年就说了,跟着我不要想升官,我不会帮你们谋位子,你们有本事就好好干。他不怨老书记,相反,他在老书记身上不断能学到如何做人。
那年刘秘书一路跟着老书记,发现杨善洲从一农民手中牵过一头牛,又点了钱给人家。之后,他牵着牛往山道上走去了。从青枫坝到他家至少要走四十多里的路,他就这么牵着牛回家。杨善洲很快发现了刘秘书,于是两人一路同行。
两人边走边聊,刘秘书才知道杨书记原来在远征军中抬过担架,是老革命。走着走着到半夜了,他们经过了大亮山。杨善洲在这里停下了,边抽烟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大山。刘秘书看出书记在想特别的事,杨善洲告诉他,这片山对他有恩,小时候穷,都靠这山里的野果和柴生活。现在这片山荒了,是他的责任。
刘秘书想安慰杨善洲,说你有什么责任啊,那时候还不都是这样,我们家那边山上的树也都给砍了。
杨善洲说你可是不能这么说,中国的事只要是中国人,人人都有责任,我当县委书记当地委书记就更有责任了。我这几年一直琢磨,什么时候能把这大亮山再绿起来。
第二天一早,当杨善洲和刘秘书牵着牛走进杨善洲在姚关陡坡村的家门时,正在喂猪的大姐差点把手里的猪食桶掉到地下了,她赶紧喊,咱阿爹回来了。她这一叫就把妈妈,奶奶,二姐三妹的都喊出来了。在她们眼里,杨善洲就象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儿。大家看到牛也都很高兴。
杨妻赶快去烧火做饭,还换了衣服。杨善洲却在房里给老母亲磕头。刘秘书恰好过来,看见老母亲打了杨善洲一巴掌,说是替杨妻打的。家里的女人太难了,但最难的就是杨妻,要儿子好好跟媳妇说说。杨善洲点头答应。杨母要杨善洲站起来,杨善洲却要母亲继续打他,刘秘书感动地掉了泪,把书记扶起来坐下。

责任编辑:韩旸

热词:

  • 电视剧《杨善洲》分集剧情(1-23)
  •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