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第1集
序语:焦裕禄,一个中国人民熟悉而亲切的名字,他是人民公仆的榜样,也是中国人的道德楷模。他离开我们四十多年了,这四十多年,我们从未停止对他的呼唤,今天,我们从新走进他、倾听他、感知他,和他一起感受,一个全新时代的脉动与心跳。
焦裕禄南下工作队到彭店搞土改,又被县委委派到大营区任区委副书记兼区长,焦裕禄上任之初就遇到当地土匪黄老三横行乡里,滥杀群众,焦裕禄见此惨状,誓要除掉黄老三,他深入了解当地情况,并迅速找到了因为受到黄老三欺凌而家破人亡的李明,以真情感动了李明,两人联合起来召集了大批同志,组建起了保田队,对付黄老三的行动迅速拉开了序幕,端掉了一伙土匪的老窝,缴获了大量枪支。
黄老三得知焦裕禄上任之行动,因其子已然是八路正规军的营长,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焦裕禄面对黄老三的行为,表面静观其变,心中却自有打算,他收下了前来自新实则来当耳目的黄老三的手下镰把儿,却被李明等人误解。
黄老三公然挑衅,在祠堂大摆筵席,并邀焦裕禄参加,焦裕禄明知是鸿门宴却仍只身赴宴,勇闯黄老三的“阎罗殿”。焦裕禄临危不惧,吃了英雄肉,喝了三碗酒,面对黄老三的枪子儿,毅然直立。

    第2集
祠堂院内,焦裕禄施计以酒对决,却被焦裕禄给喝得醉死过去。酒后,焦裕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走了出去。焦裕禄边吐边走回到大队,遇见了徐俊雅和高存兰。
焦裕禄带领徐俊雅下乡考察民情,听说门楼任的土匪钱铁头是黄老三的把兄弟,他在门楼任也是横行乡里,威逼群众。有乡亲冒险将焦裕禄带回家讲了实情,并和群众一起啃起了窝窝头。是夜,那位和焦裕禄白天交代情况的老乡就被钱铁头给杀了。焦裕禄听闻大怒,他和小任乔装打扮成柿子商人,并让一帮同志化身客人埋伏在门楼任的一家饭馆里,等候钱铁头送上门来,一番唇枪舌战,钱铁头被埋伏的土改队同志给抓获,并被群众杀死。
焦裕禄的所作所为都被徐俊雅看在眼里,她的心里已然开出一朵欢喜的花,渐渐对焦裕禄有了好感。黄老三得知钱铁头被杀,怒火中烧,他即可出发来大营会会焦裕禄,李明领命在中途抓获黄老三。不料狡猾的黄老三却躲过李明的堵截,直接去找到了焦裕禄。
黄老三进了大营区焦裕禄的办公室,并搬出自己的歪理邪说,焦裕禄好言相劝黄老三不要忘了做人的底线。土改队队员李明和梁饶来眼睁睁地看着焦裕禄让黄老三从大营区里走了出去。焦裕禄和气愤的李明解释“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
夜里,焦裕禄独自一人拉着二胡感怀往事,徐俊雅敲开焦裕禄的门,表达了自己对焦裕禄的敬佩。


第3集
焦裕禄家中,徐俊雅向他提出演一出《小二黑结婚》的戏来教育群众,二人又拉起了家常,焦裕禄回忆起小时候,家中油坊里拉磨的驴被日本鬼子抢走了,父亲因为忍受不了欠债而自杀了。父亲还未入土,焦裕禄又被日本鬼子给抓去。
焦裕禄和李明暗中跟踪镰把儿并且抓获了他,半夜梁饶来伺机放走镰把儿。李明将其堵截了回来,梁饶来害怕暴露自己的土匪身份,不顾李明阻拦,把镰把儿给毙了。第二日,焦裕禄开了揭露梁饶来是潜藏在土改队伍中的土匪一事实的“介绍信”,骗梁饶来即可前往县公安局任职,梁饶来到达公安局递出焦裕禄写的介绍信后被捕。
焦裕禄接到黄老三的儿子的来信,请政府处置父亲黄老三,焦裕禄迅速逮捕了黄老三,在问出了枪支下落后又放走了黄老三。接着,焦裕禄和李明带领大家将黄老三交待的枪支全部给挖了出来。黄老三得知跟自己人都被抓了,狠狠地说要演一场更大的戏,除掉土改队。
焦裕禄收到黄老三的女人的来信密保,透露黄老三要血洗大营的计划。他即刻组织队员进行埋伏阻击,双方一场火拼,李明不幸胳膊中弹受伤,正当紧张之时,军区队伍前来支援。黄老三惨败并且逃跑了,李明等人发现焦裕禄不见了,四处寻找。而焦裕禄却乔装打扮,追寻黄老三而去。

    第4集
焦裕禄乔装成老乡多村查找,终于找到黄老三下落并一路追踪,追得脚都磨破了,才将黄老三绑了。多日后,焦裕禄押着黄老三回到大营,面对失踪多日的焦裕禄,徐俊雅泣不成声。第二日,徐俊雅和高存兰一起去看望焦裕禄,存兰提醒焦裕禄徐俊雅对他的用心,焦裕禄看着徐俊雅带来的鸡汤,回忆又将他拉回到母亲不惜一切救出他的小时候。
审判大会上,黄老三仍然嘴硬,李明气愤地要一枪崩了黄老三。正当黄老三在审判台上气焰嚣张不肯服罪之时,他看到台下的悲伤的老娘,立即软了下来,向焦裕禄求情。
徐俊雅被母亲叫回家,商量着让她去相亲,但是却被徐俊雅拒绝,徐俊雅向母亲坦白焦裕禄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其母却表示不赞同。
焦裕禄和徐俊雅有聊起童年往事,焦裕禄再次陷入回忆:焦裕禄母亲历经艰辛万苦,变卖家产土地才凑够保钱,却不知竟是被姓谢的汉奸给骗了。得知焦裕禄即将被押往东北大荒山,母亲又四处求人却差点被打死。焦母不论刮风下雨每天往返乡里县城的山岗上,盼着焦裕禄能回来。
徐俊雅把自己的心意,连同亲手织的毛背心送给了焦裕禄,两人互生情愫。徐俊雅的父母暗自瞒着徐俊雅来看望未来女婿,甚为满意,随即答应了两人的婚事。两人相约永结同心到白头。

     
第5集
在焦裕禄和徐俊雅婚礼上,大伙好不热闹,十分开心。但当焦裕禄得知黄老三老娘要寻死上吊,他却匆匆走了。
两人回家探母,山路崎岖难走,焦裕禄就背着媳妇回家。终于把儿子、儿媳妇盼了回来的焦母,在家中为他们办了个小型“婚礼”,热热闹闹了一场。婚礼后,焦裕禄带着徐俊雅去给父亲、爷爷、嫂子上坟。坟头前,焦裕禄给徐俊雅讲起了鬼子进崮山时的故事。嫂子被日本宪兵队的人给奸污后发了疯,焦母日夜伺候其左右,但嫂子还是死了。
焦裕禄带上徐俊雅、守忠去游山,焦裕禄想起区小队的张老师(张政委),是他鼓励焦裕禄参加革命。在焦方开的指导下,焦裕禄学习打枪,又教区小队的战士们认字。打川岛老鬼子的伏击战时,为了阻止川岛等人抢粮食,焦裕禄想了很多可行的点子。焦裕征、王西月等人与焦裕禄闲聊,回想起当年博山县化装侦察,焦裕禄化装成买豆油的,智取了保安大队周文书。这趟回家,焦裕禄还特地去了周文书所在的村子里,给他摘了反革命的帽子。临行前一晚,焦裕禄与焦母促膝长谈。
为了更好的建设现代化工业,焦裕禄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深造。在哈工大的学校里,焦裕禄结识了钟霞等几位刚入学的青年学生。第一次测验放榜,焦裕禄等不及格。他找到教务长,请求教务长给他们一个补考的机会,限时一个月。焦裕禄等认真学习,终于榜上有名。

    第6集
就在焦裕禄等人聚餐的时候,钟霞送来的一封信,给焦裕禄等人一个晴天霹雳。厂里要求他们立即返回洛阳矿山机器厂。为了更好的进行工作,焦裕禄又被派往大连起重机器厂实习,妻子徐俊雅和孩子与其同行。
车间主任老关带着焦裕禄熟悉车间里的流程。焦裕禄连夜研究图纸。焦裕禄去机器厂的短短两个月,连吊装机都学会了,还很仔细地编制了车间的周计划。然后厂里发生了机床伤人的事件,为了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焦裕禄花了许多心思。焦裕禄还特意向徐俊雅学习如何跳舞,以此向俄国专家柳芭请教。焦裕禄带着柳芭去了厂里实地考察,终于解决了这此机改工程。
接着,焦裕禄又回到洛阳机械厂,任一金工车间主任。由于进口的装备出了问题,缺少安装图纸,焦裕禄立即成立攻关突击队,让张小昆等出身不好的人都加入了其中。一天,焦裕禄正在车间指导技术,张小昆带着钟霞前来报到上岗。整个车间上下一心,要造全国第一台2.5米卷扬机。
徐俊雅带着孩子去车站接来焦母,可是焦裕禄忙于工作竟没有抽出时间看望母亲。厂区锣鼓喧天,大伙为卷扬机试制成功而开庆功大会。焦裕禄却回家看望妻儿母亲,得知母亲已经在回山东的火车上,他疯狂地奔跑而来,却未见到母亲,他怔怔地跪在车轨上。
    在车间,李明的突然到来,兄弟二人见面,十分激动。


第7集
    李明与焦裕禄兄弟相见,十分激动。李明将兰考的实际情况跟焦裕禄说了,将所有的苦水都吐了一遍。
周末,焦裕禄带着怀有身孕的徐俊雅一起去郊区挖野菜,俊雅怀着身孕,却还是把食物省下来带回家给孩子们吃。而自己的腿上却已经浮肿的不行,焦裕禄心疼不已。
车间开生产调度会,焦裕禄鼓励大家完成新的任务,生产45吨重启闭机。焦裕禄第一次感觉腹部一阵剧烈疼痛。厂里出现安全故障,焦裕禄闻讯赶着出来解决问题,没顾上自己身上正扎着针。
因过度劳累,焦裕禄又一次住进了医院,但他心里记挂着职工缺乏粮食,身体浮肿的事。医办室医生替焦裕禄检查,发现他得了肝炎。焦裕禄在病床上工作,被徐俊雅给制止了。厂长来看望他,并告诉他省里决定派焦裕禄去农业第一线。省委张书记带着焦裕禄去了收容站,焦裕禄看到了要饭的乡亲们,他告诉大伙要考双手养活自己。
通往河南兰考的路上,焦裕禄坐在肖长茂肖老汉的车上,看到兰考土地的实际情况。一群逃荒的乡亲们被县委劝阻办的李成挡住了去路。
就在县委劝阻办劝告乡亲们留乡之时,焦裕禄却鼓励让乡亲们走,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刘秀芝的婆婆盖上,听着乡亲们诉苦,并告诉大伙,明年春天会将大伙接回来。

    第8集
焦裕禄在前往兰考的路上,遇到正要离开的乡亲们,焦裕禄劝大伙离开,并且承诺明年春天去接大伙回来。刘秀芝内心挣扎一番后决定留在兰考。
在三级干部会上,焦裕禄与老洪久别重逢,甚是开心。在临时县委委员会上,副书记张希孟做了详细的报告,焦裕禄没有听完会议就让大家换了个地方开会。焦裕禄一行人来到火车站,看到满地的灾民,焦裕禄告诉大家,必须把责任扛起来。他撤销了兰考县劝阻办公室。
深夜,焦裕禄辗转难眠,顶着大雪去了张希孟的宿舍,两人商量着要如何改变兰考,首先要改变领导干部的思想,但另一方面,全国反右运动兴盛,干部都害怕了。他俩研究决定,从城关区的老韩陵开始,那的灾情最严重。
焦裕禄和秘书李林来到肖大爷的牛棚,得知兰考有三害,风沙、盐碱、内涝,但根本在与泡桐树被砍伐了。同时,肖大爷还给焦裕禄提出了建议,能将牛犊饲养好的给予一定奖励。这时的焦裕禄肝病开始恶化了。
老洪带着夫人去探望焦裕禄,三人叙着旧。焦裕禄拉二胡,老洪唱起了《八大锤》。两人回忆起当年大山坑里结缘的事情。焦裕禄因做梦听到二胡的声音而误打误撞闯进老洪房间,两人因二胡结缘,并以兄弟相称。
    工号里一场工人暴动,安藤带人阻止,一个日本矿警抡起警棍,打在了焦裕禄头上。工号里笼罩着悲哀的气氛,杨把头进来说要教训一下大家,工人们将燃烧着的心火按捺了下来。

    第9集
焦裕禄和老洪边拉二胡边唱歌,焦裕禄向老洪问起了李明,得知李明被打成了右倾。
县委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等焦裕禄,此人是陈小莲,李明的妻子。为了李明被打成右倾的事来找他,焦裕禄详细地询问了李明的情况,并塞给了她一些钱。农场里,李明正在挥动十字镐打冻方,任谁跟他说话,他都一直不说一句话。
徐俊雅带着孩子、母亲来到了兰考,老洪、李林将他们接到家中。而焦裕禄去了李明家中,探望了李明的母亲。回到家中,焦裕禄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焦裕禄坚持不能拿别人的,不贪别人的,让徐俊雅把自己从尉氏县借来的137元钱还了。徐俊雅告诉焦裕禄兰考县委办送了七斤棉花票,但焦裕禄坚持将票退回去。
焦裕禄去找李明,但李明不愿见人,躲到了屋里。焦裕禄站在门外跟李明说自己这些年的情况。焦裕禄掏心窝的话打动了李明,李明痛哭流涕,打开门抱住了焦裕禄,还对他说出了许多肺腑之言。焦裕禄回到县委,向李林问起了李明的档案问题。焦裕禄给张申书记打电话询问李明的事情,又推荐了程世平做县长,张申同意了。
焦裕禄去接程世平,半路车子抛锚,焦裕禄拉着程世平下车推车。晚上,焦裕禄请他吃饭,谈到张申书记有意帮忙改造县委条件,两人都觉得应该先度荒,不能滋长享乐主义。
县委常委会在争论劝阻办的牌子该不该摘,李成说这股群众外流风是阶级斗争的反映。焦裕禄建议组织疏导群众集体到外地干活,既能减轻国家负担,又能增加社员收入,是生产自救的新途径。

    第10集
深夜忽然下雪了,焦裕禄顾不得自己肝疼,带领干部们去火车站分发救灾棉衣。离得远的爪营公社没分到,焦裕禄亲自挑担子带队去送。焦裕禄召开会议,劝阻办改为“除三害”办公室,由副县长张希孟任主任。并且提出要改正干部的作风问题。可是另一边,老洪到焦裕禄家送了一块牛肉,和孩子们的两只小野兔。
张营公社,焦裕禄看到满是宰杀牛之后剩下的牛皮,王老四告诉焦裕禄所有的牛都让公社干部拉去宰杀吃了。焦裕禄跑去老洪的办公室看到一屋子的人吃肉喝酒,他的气不打一出来。县委会议上做出了处分老洪等几个干部的决定,程世平劝焦裕禄放老洪一马,焦裕禄说处分老洪他很歉疚,但为了兰考人民,他还是要处分老洪。
夜里,焦裕禄在办公室里拉起了老洪送他的二胡,回忆起了在东北的日子。那一天焦念重生病咳血,监工担心他得了传染病将他送走,焦裕禄为找小爷去找老洪帮忙。老洪打听到焦念重被送到死人仓了,冒险带焦裕禄去死人仓,救出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焦念重,还为焦念重请了医生开了药请了假。徐俊雅跟徐母也劝焦裕禄,焦裕禄其实心中也很难过,但却未改变自己的态度。县委评给焦裕禄救济款,他推辞不要,其他常委看焦裕禄这么困难都不要救济,也提出不要救济款。

责任编辑:韩旸

热词:

  • 电视剧《焦裕禄》分集剧情(1-30)
  •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