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第一集
       1958年底,延边大雪,安图县老寒岭邮电所所长李志浩送信途中一脚踏空,从山崖滑落,以身殉职。消息传到了黄松甸顶子村的家中,妻子金贞淑怀孕在身,李志浩的母亲尹明月身体不好,晕厥倒地。父亲李昌善是一位倔强而英雄情结很重的朝鲜族汉子,噩耗传来,他表现地异常坚强。远在海兰江畔水稻种植区的贞淑娘家,得到消息后一家人紧急商量,如何帮助亲家度过危难之时。沉稳的爸爸金仁俊一向宽厚、冷静,此时却说出了近乎苛刻的话。他冷言冷语认为就是老亲家李昌善一向好大喜功、自以为是,让子女不顾条件追求所谓的英豪目标,酿下了苦果,造成了自己女儿现在的悲剧。金仁俊的妻子崔顺子婉转地劝说着老伴,娴淑的金明淑和她的丈夫朴胜述达成一致意见,要送一个女儿到贞淑家去,帮助贞淑服伺老人,把小孩拉扯成人。年仅13岁的朴顺玉主动提出要去帮助小姨,她秉性仁慈、善良,充满阳光,她还希望以后能跟着能歌善舞的小姨学习朝鲜族歌舞。金仁俊深夜去村队长权泰铉家中借了马车,翌日启程,一大早全家人赶往黄松甸顶子村。哀痛袭击着金贞淑一家,临近分娩的贞淑,李昌善、尹明月,都在承受着亲人突然亡故的打击。深夜,金仁俊拉着亲家李昌善到无人处,冷言指责了他的英雄主义。暗地里,金贞淑悄悄在抹眼泪。

       顺玉留在了黄松甸顶子村,李昌善一大早就去集队开会,留下了一坛烧酒,让尹明月转交给亲家。外公金仁俊和妈妈明淑走之前极不放心,全家人流泪和李家老小道别。尹明月向亲家母深深鞠躬表示感谢,金仁俊将顺玉拉到一边,悄悄对她给她说了几句话。

       顺玉开始在小姨家的生活,家里的三餐粮食以杂粮为主,打水要到离家较远的地方,靠瓦罐头顶。小姨金贞淑虽有身孕,仍然倔强地承担着繁重的家务活。贞淑耐心地教顺玉各种家里的活计,表面上要她学会吃苦,却时时处处都于心不忍让这么小的孩子开始承受生活的重担。顺玉和贞淑小姨住在一个屋里,每当这时,贞淑总是泪眼汪汪,顺玉突然学会了安慰小姨,她说一定要永远陪护着小姨。
       第二天清早,李昌善带着顺玉上老林子去。他背着猎枪,完全是一个大气磅礴的猎人。在林子里,李昌善以自己的英雄豪情影响着顺玉,他说人应该像大山一样活着才有滋味。自己的儿子李志浩虽然没有倒在战场上,却也像英雄一样倒在山林,和那些英烈一起长眠。

       外公李昌善教顺玉劈柴绊,他挥舞着斧头,劈柴时特别飒气,像一个大力士,气势让顺玉特别钦佩。顺玉也学着像男子汉一样,有模有样地砍起柴来。


第二集
       深夜,李昌善、尹明月与贞淑商量着,不能让顺玉在他们家只干农活,要送她去上公社的学校。条件不比海兰江,每次上学要走五六里山路,贞淑不放心,顺玉却非常勇敢,她开始上学了。李昌善在院落里专门制作、安装了一个跳跳板,他要让从海兰江畔到贫穷山区陪伴小姨的顺玉,不仅吃苦,而且也有欢乐。

       顺玉为了给贞淑多捡几个榛子补身体,自己放学后偷偷跑到山林里,贞淑焦急地寻找着她,生怕发生什么危险。“小腿肚子没挨打的孩子没长大”,顺玉生平第一次挨打,为了不让贞淑生气,把她送回海兰江,她主动写了一份检讨书念给小姨听,贞淑心疼地帮顺玉热敷。顺玉给爸爸妈妈和姥爷姥姥的写了一封信,让家人放心,并祝全家春节快乐。

       全家都在惦念着贞淑和顺玉,决定在春节之前,由顺玉的爸爸朴胜述、妈妈金明淑一起去探望。姐姐善玉也想去看妹妹,但快要临近考试了,爸爸要她留在家里好好读书。善玉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权光植,权光植表示自己要跟着朴胜述叔叔和明淑阿姨去看望顺玉。三个人赶着马车来到了黄松甸顶子村,短短的两个月没有见面,顺玉突然成了一位至为纯朴的山姑娘,红扑扑的脸庞透着春天的气息。光植偷偷送给顺玉一盒百雀羚。

       贞淑突遇难产,家中一片慌乱,尹明月让顺玉去公社卫生院请医生张永默。等医生赶到时,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张永默就站在窗外指导,终于,孩子生下来了,一声嘹亮的啼哭让李昌善老泪纵横。
       贞淑卧房里,永强已经熟睡,顺玉第一次怯生生地跳起了长鼓舞,贞淑含泪微笑着。欢乐重新回到了李昌善家里的小院。一年后,永强的抓周生日宴上,大家都给他送来的最好的祝福,贞淑抱着孩子在李志浩的遗像前,希望孩子能茁壮平安地成长.

       韩基燮来到黄松甸顶子村进行调研,在水田里看到李昌善正组织大家插秧。两人曾经在抗日联军战斗过,都经历过那场惨烈的生死搏斗。两人再次重逢,李昌善很动情感,约请韩基燮中午到家里吃饭、喝酒。两人饭桌上亲切交谈,情意融融。韩基燮夸赞山区水稻试验,不经意间也谈起了海兰江畔的金仁俊,李昌善听后心情有些郁闷。他告诉韩州长要因地制宜,想要培植苹果梨,让荒芜的山坡变成果园。

       躺在炕上的小永强有些打蔫,细心的韩基燮发现孩子的脖子和脸上都有红色疹子,还有些发烧,赶紧派人把孩子送到了卫生所。原来顶子村发生了大面积的麻疹疫情,由于没有经费,很多孩子都没有注射过麻疹疫苗。韩基燮大发雷霆,紧急调动所有力量就近寻找麻疹疫苗,开始全面控制山区孩子的麻疹疫情。卫生所里张永默诊治着小永强,贞淑彻夜未眠,永强的病情危急,高烧引发合并肺炎,与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在简陋的病房进行隔离治疗。

 

第三集
       没有特效的西药,很难控制孩子们的高热和咳嗽。张永默发动大家的力量,去各家找治疗需要的中草药材。卫生所里,贞淑哭着把最后的一针青霉素让给其他孩子。由于贞淑紧张和精神紊乱,突然没有了奶水,她哭着给孩子道歉,在忙乱中泣不成声晕倒过去。

       李昌善径自来到大山里,面临孙儿生死未卜的时刻,内心感到巨大的崩溃之感。对着苍穹和大山,他怆然祈祷:如果上天要夺走生命,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换取孙儿幼小的生命。黑夜降临,自行车和马匹送来的药品及时运到,孩子们都得救了。第二天清晨,永强终于退烧,脱离了危险,贞淑和明月妈妈、顺玉都挤在门口苦盼了整整一夜,他们喜极而泣。

       张永默受邀来到李家,接受全家人的感谢,贞淑郑重地按朝鲜族礼仪敬他一杯酒。张永默向李昌善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夜里,李昌善动情地吹起筒箫,顺玉偷偷起来,跟贞淑小姨学习跳舞,两人在小院里跳得很投入。回到家的张永默医生,冲着窗台上一盆盛开的金达莱花痴痴地笑。

       黄松甸顶子村大队队部,正在传达水稻种植会议的情况,准备扩大山区水稻的种植面积。山区代表讲述了金仁俊水稻种植的经验,提到是否可以请金仁俊来指导山区水稻种植,他看着李昌善的表情,原以为李昌善会表示出反对,没想到李昌善非常大度,认为完全可以。

       州里农业科技部门要在社里召开水稻种植表彰会,专门派代表去邀请金仁俊,请他在会上做发言,金仁俊不大乐意出头露面,但听说山区也要派代表听他讲水稻种植问题,其中还有李昌善村落的人,立即答应下来。为了整理讲稿,金仁俊请大女婿朴胜述帮助他记录,结果闹出了很多笑话。表彰会如期召开,州领导韩基燮也出席了会议,他表彰了了金仁俊的水稻种植经验,也鼓励山区农民培养山区无霜期短、低温环境下种植水稻的试验。

       除了繁重的家务,贞淑还要起早贪黑参加社里的扫盲学习班,公公婆婆对她很是心疼。社里开展扫盲检查会,韩基燮州长亲自来视察社员的学习情况。由于疲劳,贞淑在课堂里打起了瞌睡。一位公社干部想赶紧唤她起来,被韩基燮制止。

       轮到抽查贞淑的学习情况,同座的崔福蕊叫醒她,很多字她都不认识,闹了很多笑话,小永强被吵醒,哭出声来。贞淑连连道歉,韩基燮书记示意让她去喂奶。场院外,贞淑的血管神经性头痛发作,她扶着墙慢慢坐在地上。正巧公社卫生院的张永默走过来,搀扶她要为她诊治。贞淑勉强地走进会场,红着脸走上去对大家鞠躬,表示对不起,下次一定要学好。

       检查会结束,贞淑出门险些又要晕倒,张永默把她搀扶到卫生院,进行检查。张永默对贞淑的顽强,感到钦佩,由不得萌生了一种情感。他借了一辆自行车,要推车送贞淑,被贞淑婉言谢绝了。望着贞淑的身影,张永默陷入沉思。

       顶子村大队部,李昌善和几个队委正在听取贞淑、石辘轳等人汇报扫盲检查的结果,顶子村在这次检查中成绩很不理想,排倒数第二。李昌善下定决心,在全社展开扫除文盲的学习。顺玉放学回家,在家里当起了小老师,她在纸上写上“门”、“壶”、“柜子”、“牛厩”、“稻米”等汉字和朝鲜文字,贴在每样东西上,教姥爷、姥姥、小姨一起脱盲。


第四集
       为了响应州里的统一部署,顶子村大队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建设水电站。在李昌善的带领下,家家妇女老幼齐上阵,贞淑的手不小心受伤,在旁边的安永默赶紧上前帮她包扎。石辘轳等几个年轻人怕出力跑到一边偷懒,受到了李昌善严厉的训斥。贞淑为了让李昌善消消气,赶紧递上了一碗水。

       韩基燮也来到工地,和大家一起挖土方。他鼓励大家,肯定了在山区实验种植水稻的开拓,鼓励大家建设好小型水电站,提前结束煤油灯时代,让孩子们今后在光明的灯光下读书,让老人们在灯光下过花甲宴。他的讲话深得人心。几个偷懒的小伙子也低下头,受到教育和感染。现场大家一起跳起了农乐舞,尹明月也情不自禁加入跳起来,贞淑非常开心地跳。

       水电站工地上休息,贞淑发现崔福蕊又受丈夫罗二炳的家暴,满身瘀伤,罗二炳好吃懒做,天天喝酒,崔福蕊将满肚子苦水倒给贞淑。安永默在工地上一直暗中关注着贞淑,这一切被李昌善看在眼里。
贞淑为了给崔福蕊两口子劝架,反被罗二炳冷言相加,倍受打击。面对醉汉的无礼,贞淑情急之下举起大棒,李昌善出现在院落外,非常生气。家里爆发了严重的战争,李昌善大发雷霆指责贞淑,认为她要故意破坏他在黄松甸顶子村的威信,指责她早已经忘了他是志浩的媳妇。

       贞淑含泪跑出家门,在村头碰到了治病巡诊回公社卫生院的张永默。张永默欲语还休,被贞淑拒绝,两个人都没有勇气面对这种复杂的情感,贞淑转身离去。尹明月和李昌善深夜商量着,收拾出几大包山货,让贞淑带顺玉回家探望海兰江的亲人。贞淑虽然有些意外,并不理解为什么公公婆婆会在此刻让她回家省亲,但也接受了老人们的一片心意。第二天一大早,贞淑抱着小永强,和顺玉坐上了奔向海兰江的马车。

第五集
       全家人重逢,格外欣喜,崔顺子搂着顺玉激动地哭着,夸她是个小福星。朴胜述兴奋地向大家宣布家里是双喜临门,自己的诗歌《美人松》在《延边日报》发表了,这是他第一百次投稿后获得的第一次成功。全家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和幸福之中,崔顺子拿出稻米,布置打糕。光植带着州里文化馆特派采风的杨彦文老师,加入到金家的欢庆宴席中,他背着手风琴,自弹自唱,在他的邀请和伴奏下,全家人舞了起来,贞淑极富内涵和情韵的舞蹈深深地感染了他。

       金仁俊面对女儿和外孙女的突然归来,总是觉得有些琢磨不透。深夜里,他发现顺玉身上有淤青,仔细地询问了她在顶子村的生活。深夜,金仁俊强忍愤怒,叫醒贞淑,和崔顺子一起与她长谈,历数了亲家李昌善的许多不是,劝说贞淑留在娘家,不要再去吃苦。贞淑反倒安慰自己的父亲,认为家里的状况已经开始有所好转,她必须留在公公婆婆身边照顾他们。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前程,她还建议让顺玉继续留在海兰江上学。金仁俊说自己的女儿是“仁顺菩萨”,总喜欢把苦水灌在自己肚子里。

       在公社学校,为参加全州农民文艺会演的节目正在排练,顺玉的舞蹈在排练赢得大家的喜欢。排练老师强烈希望顺玉把贞淑小姨请来,帮助把几个参演的舞蹈节目排好,让大家跟着贞淑学好舞蹈,顺玉满口答应。在杨彦文的帮助下,顺玉考入长白山艺校的舞蹈班,开始正规的朝鲜族舞蹈学习。艺校的排练室里,她遇到了严酷、苛刻的舞蹈专业教研室主任卢慧璇老师,第一堂课便因为没有穿规定的新舞衣而受到责备。

       深夜权光植偷家里的鸡蛋,被父亲发现,几经盘问才交代是给顺玉存的鸡蛋,权泰铉教育儿子要发奋考上大学才是真正的出路。艺校的学习紧张而忙碌,顺玉和许钰英两人经常起早贪黑,除了完成学校规定的练习,还自己苦练基本功,卢慧璇远远地将这一些看在眼里。

责任编辑:韩旸

热词:

  • 电视剧《长白山下我的家》分集剧情
  •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