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2012年8月13日起,40集电视连续剧《木府风云》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这是《木府风云》在央视八套电视剧频道黄金强档播出后,再次登上央视舞台。《木府风云》的华丽回潮,引起业内人士和观众广泛关注,这部剧的魅力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关注?

    《木府风云》讲述明末镇守云南边疆的木府侍女阿勒邱怀着对木府灭门之仇入府,却反而冲破阶级之分嫁给嫡传继承人木增,并放下仇恨让危急中的木府复兴壮大,让丽江百姓安居乐业的纳西族女性传奇故事。早在播出前就有专业人士指出该剧水准完全符合当代电视剧审美规律,称该剧为中国版《大长今》,说其火热荧屏指日可待。从现在的播出效果看,对《木府风云》火的期盼正在逐步照进现实。

    前两集扣人心弦的剧情已经简洁有效地托出所有主要人物形象、关系、性格、前史、世界观。从中,我们能看到复仇、爱情、计谋、背叛、镇守边疆等因素交织在一起,此后的每一集,女主角阿勒邱都要经受生死考验且主创绝不是只安排两方对立关系,而是费尽心血地设计三方以上格局的勾心斗角。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剧作动机永远不单纯,除了木增对阿勒邱执着爱恋。这一切都在敲打着观众的神经,让人无法换台。就在观众看到阿勒邱和木增每解决一次困难,长舒一口气缓解神经的时候,我们都能听到和看到木增展示自己将来会成为开明吐司的可能。每当剧中人物赞美木增的仁爱性情和宽广胸怀时候,观众再一次被国家主流价值教化:以仁爱治天下,取消木府特权,让各民族团结在一起,大家都是一家人等等。但我们不仅不会厌恶这种强势宣传(常规电视剧不会给观众留下思考空间),反而对木增的赞美和他的仁爱治天下的世界观由衷的赞同,对木隆兵权治国心生厌恶。

    以电视剧为载体宣扬国家主流价值是中国电视剧自诞生起就具备的功能,是不可逃脱的被赋予的文化使命和外交战略目的。市场经济和数字时代以来,各种思想在荧屏内激烈冲撞,拜金、迷信、炫丑等不健康元素有重新抬头之势,人们对国家主流价值的重塑和呼唤越来越成为中国电视剧领域内日益重视的课题。尤其是十七届六中全会以来,全党全国各级部门把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提到国家战略地位,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等红色战争片、宣扬当代先进党员和模范人物政策片、贴近老百姓传统价值观家庭伦理剧迅速取代谍战、古装等戏,成为目前荧屏内的主流。尽管这些剧目的出现标志中国电视剧人的自信,但是却没有改掉以往的局面。我们的技术和意识都进步了,可却没有迈上一个台阶。

    我们可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只要看到红旗飘飘的画面,就明白了这个剧目宣扬国家的目的;只要你看到儿媳妇给婆婆打洗脚水,就知道了这又是一幕弘扬传统美德的画面。我们的电视剧人很自信认为这样创作征服国内观众没问题,但却无法踏出国门一步。众所周知,由于中国与西方曾长期处于意识形态对立的关系,至今我们弘扬国家主流价值电视剧都很难被世界级传媒跨国集团所接受,甚至在艾美等国际电视节上还遭到过打压。中国主创为此愤然离场的事件屡见不鲜,而外国电视剧则通过各种渠道影响着我们观众,尤其是下一代的价值观。笔者就见到过南方大城市的一个黄皮肤黑头发00后小女孩被父母送到国际学校上学,迄今为止竟不会唱国歌。

    《木府风云》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格局,为国家主流价值输出全世界找到一个载体的出口,为国家主流价值重新站立在观众心中找到一个审美的支点。中国第一电视剧频道首播该剧本身就是业内权威机构对此的一种肯定。《木府风云》何以改变中国电视剧面貌?这一切都归功于制作机构、播出单位把握当下格局后作出的美学策略。美学策略是既要达到利益集团目的(市场),又要符合观众的审美趣味(文化)。既不能过火,又不能不够。

    运用影视传媒将国家主流价值植入进蒙太奇时空,输出到观众内心,从来都不是一个导演,一个机构能够完成的。本文采取从终端器到主创构思的逆向推论方式——接受者、播出者、创作者角度,分别探讨国家主流价值植入《木府风云》的美学策略,回答中国电视剧如何墙内墙外都开花。

    从接受者观:阴谋与爱情

    影视接受美学告诉我们,只有经过观众的检验,影视产品才能叫完整的作品,否则仅仅是放在主创桌上的成品。因此,电视剧最表面的表现实际上就是最本质的内容,观众看到的阿勒邱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观众不像读者,没有想象空间,也不存在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阿勒邱。秋瓷炫(韩国)、潘虹、于荣光等演员形象观众已经很熟悉了,该剧一开始就不存在有新人力捧。我们和以前一样,最想关注的就是剧情。电影某种程度上说,讲好一个故事不是最关键的,因为电影自身的视听表现力很强;电视剧却一定是以讲好一个故事为核心的艺术,它的时长和电视本身的媒介特征都决定了电视剧绝对是一门内容决定一切的技艺。

    不同于以往国家主流价值植入和输出所依据的故事,这次观众看到最多的就是阴谋和爱情,而且是非常纯粹的阴谋和爱情。阿勒邱和木增之间的爱情是纯爱,俩人之间没有任何利益瓜葛的考虑而相互吸引,实际上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重奏,与此同时,阿勒邱的身世决定了她和木增之间的仇家关系,再次成为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二重奏。千百年来的戏剧经典告诉我们,观众永远喜欢的是什么:阴谋与爱情。这就是其中一种情境。美学里有一个理论,就是人类有向生或者向死的欲望。爱情,就是向生;阴谋,就是向死。由此可见,观众对《木府风云》的痴迷源于人类根深蒂固的欲望。

    选择阴谋与爱情这一情境,证明主创完全站在观众内心感受考虑电视剧的播出效果。这是中国电视剧进步的最关键因素。电影诞生之初,就有理论家指出电影的第一任务不是教育,而是娱乐,这符合大众审美趣味,也是最终决定影视产业向前走的核心。你拍的东西不吸引人,植入什么也没用,什么也无法输出。观众最先接受的最强信号就是阴谋与爱情,从而被打动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且不谈古往今来,有过多少阴谋与爱情的绝唱,大众在职场内生存的挣扎,在无房无车无户口就免谈婚嫁,把交朋友当谈恋爱,把谈恋爱当同居,把结婚当离婚,把离婚当复婚的“道德坐过站”趋势愈演愈烈的今天。荧屏内出现了和现实如出一辙的阴谋和内心期盼已久的纯爱——既有共鸣,又有梦想,深深抓住观众的心,欲罢不能。

    国家主流价值的植入和输出在完全尊重观众审美趣味的前提下,就变得很容易了。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往往是爱情因为阴谋出现的危机,在化解后就能听到木增的理想,阿勒邱的坚持。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坚持,恰恰就是国家想要告诉你的话语。但观众第一反应不是国家跳出来告诉你什么,而是吸引你的人物告诉你的,当你反应过来这是“广告植入”的时候,下一轮阴谋又到来了:这才是电视剧应该有的样子。

    在播出者眼:少数与大局

    当前中国电视剧市场进入了民营公司当道,各电视台甚至是国家级频道热盼质量高的好剧阶段了。身为中国第一电视剧频道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不仅仅要播出有市场效应的作品,还身背国家责任:弘扬国家主流价值。

    新中国成立以来新出现的少数民族题材影视作品一直是闪耀世界的亮点。它开掘了许多少数民族的题材,争取到了人类少数民族的话语权,为世界价值观和艺术形式多元化作出巨大贡献。尽管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中国少数民族电影了,但阿诗玛的歌声已经传唱全世界的唐人街了,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不仅有李铁梅,还有刘三姐。这就是少数民族题材的力量。现在有学者指出,在十七年时期少数民族电影里的歌舞形式和爱情情节就极大补充了观众内心的渴望,甚至那一代的许多人对银幕内的爱情饥渴,也是由少量的少数民族电影满足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很长时间是国家机器与观众之间建立意识形态的润滑剂,是国家主流价值植入和输出的不可替代的组成部分。

    新世纪以来,电视剧逐渐成为大众艺术主流,但少数民族题材电视剧鲜有突破。偶尔能听见什么片子获奖的消息,但却从未听说哪些少数民族题材电视剧名利双收。为少数民族拍片,好像仅仅是批着民族大旗的遮羞布,成为掩盖创作者和播出机构诚意和实力均不足的理由。《木府风云》自从预告开始就先声夺人,“纳西族女子传奇故事”逐渐成为引人瞩目的焦点,让少数民族题材重新回归主流荧屏,这是电视剧频道的一次勇敢的尝试。这个广告点既不是婆媳妯娌间的家庭琐事,也不是战争片男儿豪情和国家之间的仇恨渲染,更没有投机取巧的说这里面充斥着古装剧里的宫廷斗争。中国第一电视剧频道在宣传上从来不重复,找出能够填补中国电视剧空白的新鲜点是国家级频道一贯的追求,去年的《医者仁心》就是如此,那时医疗剧还没有成为热点,但从现在一系列医疗剧的热播可以看到当初CCTV-8的小改变最终演化为整个电视剧产业的变化。

    从行业现状看,《木府风云》也应该由国家电视台扛起播出的使命,目前所有地方卫视都在靠重播已经火过的题材来保证自收自支,难以找到新角度新题材新思维的市场检验空间。中国第一电视剧频道恰恰立起一个标杆,成为中国电视剧产业里少数打头阵的“先锋艺术实验”场所。这对于整个中国电视剧产业大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没有敢于先吃螃蟹的少数频道,整个产业大局的更新换代不知又会减缓多少年。

    以创作者论:通俗与诗意

    《木府风云》的内容是阴谋与爱情情境,形式是少数民族和明末边疆包装,但如何实现既能通俗到让大众接受,又能拍出丽江的诗意。毕竟主创内心对美的进一步追求才是拍出精品的核心动力。节奏。主创者对节奏的把握和设计是实现通俗与诗意平衡把握至关重要的因素。

    整部剧集可以说是制造悬念和突变的教科书。例如阿勒邱被老夫人派去平定金矿罢工,没想到一路上被自己的卫队和山匪追杀,每次阿勒邱即将掉进鬼门关那一刻,都会被神奇救起,阿勒邱知道老夫人要杀他,却不敢告诉嫡亲孙子木增,到了金矿,观众都以为木罗是不男不女的坏人,没想到却是当年逃难的难民,为了保一方平安,顶替了木罗,更加想不到的是木增竟然允许木罗继续假扮自己。这都是在3集以内发生的事情,几方势力,几十年的前因后果,比一般剧多几个心眼的心计都在这种紧张的节奏中展示出来。没有任何舒缓,没有任何休憩,这种一张一张王牌的打出去,这种一样一样硬货的搬上来,充分说明了主创的真心实意和自信满满。他们不糊弄观众,他们以拖时间灌水,天下文章一大抄为耻。

    通俗,是对观众的尊重;

    诗意,是对主创的要求。

    国家主流价值的形象就在这个目不暇接的剧情里满满的植入,最终都会和剧情中表现的所有美好愿景输出到观众心目中。主创的思想境界决定作品的精神品质,国家主流价值的植入和输出当然需要主创者有博大的胸怀和健康的心智,否则,主创自身歪门邪道,传达出来的价值观也必然属于危害社会的精神污染。

    《木府风云》的出现告诉所有影视学习者,好的作品不应该局限于自我狭小的眼界。主创的世界观决定作品一切。主创者自身的审美能力,对观众的包容,对自身的严格要求,最终都会表现在创作意志和所容纳的艺术胸怀里。多一种艺术就多一种美。纳西族歌曲变成说唱形式,找韩国人演纳西族女子等等,都说明了主创不仅仅是拍一个国内捞完钱就拉倒的行活儿,他们一定是想在国际市场上有所作为,这恰恰和国家希望文化产品“走出去”不谋而合。

    找一个能够吸引观众的情境,拥有一个能够专门播出新题材的电视剧频道,主创具备极大的艺术胸怀和全球视野,这就是《木府风云》表现出来的植入和输出国家主流价值的美学策略,缺一不可。

    近日,某导演在中外记者面前公开放话,说中国电影凭什么走出去,表达中国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外国人不关心你的故事等等观点,好像中国电影走不出去的原因在于外国人天生的轻视。诚然,质量极高的爱国主义作品《赛德克•巴莱》大大出乎导演魏德圣预料,在国内院线遭到冷遇,继续赔钱,同样是少数民族和爱国主义题材的《木府风云》却热播电视剧荧屏,这说明了什么?

    中国电影想要走出去,质量过关才是硬道理,而不是某位导演推卸给外国人天生不爱看就可以了事的。秉持这种观点的导演既容不下观众的心理需求,也无法正常看待国内外精彩影片的出现:自己拍不好是值得原谅的,别人能拍好也是有原因的。何况他们不承认自己拍的不好,他们说观众没文化。而院线对这真正好的国产片从不卖力宣传,也不懂得怎么宣传,放几场觉得不好,求助好莱坞了事,到最后,观众无法判断国产片好坏了,只能看名利,最终在这个票房最好的时代里,却出现了评判最坏的标准。中国电影落后于中国电视剧不是一个方面,而是整个体系,它无法像电视剧产业一样作出行之有效的美学策略。

    《木府风云》具备了以往没有过的走向世界的因素,首先,经过中国第一电视剧频道的播出,获得国内好的口碑,抬高了身价。其次,该剧没有任何可以让外国找到的“把柄”,没有过于红色的宣传,也没有“大汉族”的展示,该剧立足于云南边疆的纳西族,没有触及现有存在的任何利益集团,不像某些韩剧总是通过诋毁别国抬高自己,也不像西部片那样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最后,如前面分析一样,该剧的民族风情和人类普遍的价值和情感融合在一起,能够吸引和打动全世界。

    可以预见,《木府风云》的出现为中国电视剧找到走出国门的美学策略必将引发产业格局的改变,有人担心会不会出现少数民族题材泡沫化,但笔者相信,由于我们有许多有追求的主创和敢为人先的CCTV-8这样的国家级电视台的存在,形成了中国电视剧产业形成的审美策略,必将使中华民族在世界范围内真正成为一个有不断新题材新作品涌现的资源宝库。

责任编辑:王笑晨

热词:

  • 木府风云
  • 电视剧
  • 于荣光
  •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