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康洪雷

康洪雷

    2009年11月我48岁生日时看了一个剧本,从这个剧本里我认识了陈静、彤丽、潘子晴。看着她们的喜怒哀乐,总让我想起在外读书的女儿,她今年大学也毕业了正像剧中的彤丽一样,只身在国外寻找着她的理想和未来。也许几年后独自回国,从头开始。像潘子晴一样。也许会恋爱成家。像陈静似的痛并快乐着。不管她选择哪样的生活方式,作为永爱她的父亲都是放心不下的,怕她受苦,怕她孤寂,怕她委屈。怕那个将来爱她的陌生人带给女儿爱的伤害……同时也怕女儿心高气盛,持才自傲,成为所谓的“剩女”。这些恐怕和担心我想会是永久的……这是前几天我和某人的聊天记录,就算是我导演的开始吧。

    Q:关于“闺密”这个词?你怎么看?

    A康:“闺密”这个词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陌生词,好像总听人在讲,但很陌生对我。陌生意味着愿意研究它、愿意搞懂它,为什么过去叫哥们儿、姐们儿,这几年却叫闺密了?这里面一定有本质的区别。在我看来,哥儿们 姐儿们是我们对后天认识甚至婚后所认识的好朋友的称谓。可“闺密”却是你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可能婚前就非常要好的最熟悉的人的昵称。我想“闺密”关系是不应区分男女的,但他是可用来区分和反应人与人之间的特定关系的,不仅仅是女性的专用。可今天她却只在女性中传用。

    Q:关于女性题材《我的非常闺密》这个戏?你想拿她干什么?

    A康:其实,我做每个戏的开始时,我真不知道我要做成什么样。我只知道我有兴趣,像这个戏《我的非常闺密》,我对女性题材向来是有兴趣的,我自从拍过《青衣》之后很少再拍女性题材。对,我还拍过《有泪尽情流》,那也是属于反映大龄女性的生活窘境与理想,并努力去证明自己的故事。而我对70后、甚至80后更加陌生,她们的待人接物以及面对今天的人生,她们的内心世界跟60年代是不一样的,可能压力比60年代更大。为什么压力大,因为所承接的欲望不一样了,她们很多已经是事业的中坚力量,那么工作对她们来说是一个考验。特别是在中国飞速发展的时期,在带有强烈男权意识的环境下,职业女性们所要具备的不仅是管理意识、管理经验、管理学历甚至是管理眼光,还地有来自亲人们的不尽“关怀”和不尽的“爱”的“折磨”。同时她们与这个社会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体现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无奈、愤怒、妥协甚至是四壁无缘的糟糕境界,她们都会或多或少地经历过。所有这些综合起来,应该说就是我对70后的一个肤浅的认识吧。

    但她们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这是我特别着迷的地方,因为不同的内心世界会在职场和生活中有不同的投射,我想探秘、探寻她们内心之外的所谓的正常反应、逻辑反应。但我知道可能是一种徒劳,因为有一首歌唱的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曾经有女性跟我说了:别说你弄不明白我们,我自己都弄不明白,你怎么可能弄明白呢?这话刺激得我更加想搞出一个明白不明白来。

    这个片子将来出来,我们想努力让女性们看了起码不敢说有片中人物的生活,但剧中她们的内心感受我有,那样的感慨我有,她们所经历的心理过程我们也有,我觉得这个就够了。除此之外,让我们大家看到这些70后并不像大家所说的那样自私、甚至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其实她们是有理想、有抱负,有宽阔、敞亮的那一面的。同时,她们有强烈的独立意识,不愿意附庸、不愿意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乱转,有独立的判断和行事能力。

    这些都是这个戏里要涉及到的,但是最后这个戏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也是特别让我着迷的地方。我愿意在我的剧中能有一个无形的力量在滚动,我称他为“魂”。一个健康 积极 向上的魂在剧中荡漾,是那么的温暖。怎么才能得到。我们须用父母看待子女时的真正心疼的态度来看待剧中这些女性们,以及她们的家庭生活、朋友交往、秘密倾诉等等!

    Q:在您解读这个戏的过程中,会融入的自己的东西吗?如果会,那是什么?

    A康:作为一个创作者,再理性,你也会带着你强烈的个人世界观和审美好恶,还会带着最早接触这个作品的你的经验之内的一切习惯,不管多么努力的想摆脱。但是我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不能丢:

    第一个基本原则,健康。健康是一个概念,同时它是一个方向,我的戏不管探讨爱情也好、内心世界也好、职场竞争也好,首先谈话的方式是健康的、竞争的方式是明朗的、与人相争是敞亮的,总之最后做完人们看到这一群是健康之人,不是心里充满阴霾之人。它就是在一个很健康的心理驱使下,我们进行竞争与搏杀包括提携,以及对爱情产生不同的认识,家庭对生活的不同的推动方式等等,都是要健康的。

    第二个基本原则,积极。我剧中的人物一定是积极的,他们面对一切的困难、挫折、不如意,他们也有低落、沮丧、痛哭甚至是嚎啕,但是之后,他们一定是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它,而不会用沮丧、萎靡、甚至逃避的心态来对付它。

    第三个基本原则,独立。君子合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故事中人物最后所呈现出来的形态一定是往前走的,是主动跋涉的,不是被社会推动而去的。但是他们行进的方式却是那么的不同。要自觉的尊重和充分的体现人物独立以及自我审慎的能力。

    第四个基本原则,温暖。不论是悲剧、喜剧还是古装戏、军旅戏,最后呈献给大家的一定是个温暖的东西。而且这个温暖一定不是主人公用嘴说出来的,而是戏中的人物用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得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一场又一场的感情波折,最后把这大大的温暖和温馨捧给大家。

    Q:那么在贯彻实施这四项基本原则的时候,您会参与改动剧本吗?

    A康:其实对每一个剧本我都在参与创作,甚至参与大量的改动工作。把一些充满灰色的改掉。灰色的真实吗?它真实肯定真实,我们的古人早已做了很好的总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既然你已经明白了人生不如意已经十有八九了,那你为什么不用健康、快乐的心态来面对这些八九呢?!为什么我们不用我们后天的努力、理性、热情,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意一点,让这种快乐的情绪延长一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发现我们后天努力建设健康、快乐的心态会成为一种习惯,那么这个习惯就会影响你自己,同时也会影响你周边的人们。带着这样的心态去做一个剧出来,会不会影响到一部分观众呢?我想会的,于是我就这么做了,于是我就发现我做出的东西确实有了一些影响,也确实把一些温暖传达了出来,而且这个温暖是不做作、不矫情的,她确实是我们心中都愿意接近的那股暖流,她一直都在我们心底里流淌着,尽管这物质的现实把它淡化了一些,但是她仍然是那么的有力量,让我们充满希望地努力向前。这就是我一直相信也很愿意去做的事儿。

    温暖是我一直要做的,这个前提必须是你要有一个强烈的自觉意识能在很多很多不温暖的故事中看到那个真是的太阳。

    鉴于这几点,我就想做了《我的非常闺密》。你说《我的非常闺密》从字面上看是写的陈静那样的人,面临升职、怀孕、离婚、生子,闺密就是潘子晴、彤丽,她们是三个不同成长背景的人。在特殊的时间段、特殊的环境,给予陈静一些有形无形的帮助,同时在这样的帮助过程中,在这种闺密的关系当中,也给了这两个人各自的生活,以及她们的未来,带来了一些比较物质化的升华。从形而上到形而下,又从形而下回到形而上的一个过程。

    Q:《士兵突击》的音乐打动了很多观众,对《闺密》剧中的音乐您有想法了吗?

    A康:音乐有了若干种想法,我现在已经给陈静和白宏一人找了一首歌,《HOME》、《我是冠军》,这个词写得特别好——“尽管我伤痕累累,尽管我被打倒在地,但是我是冠军,我得努力,我得坚持,我是冠军,我得站起来,我得从新开始……”我觉得很适合白宏这样一个人。

    Q:白宏是个什么样的人?

    A康:白宏是一个孤独的斗士,其实这个戏我要拍白宏,易如反掌。他的心境跟我某些地方神奇地契合。但是,理性告诉我不能拍白宏,拍白宏又成一个男性题材了,失去我拍这个戏的意义了,所以我要尽量去远离他。

    我知道他的心情,我知道他孤军奋战的那份孤独与愤怒,我也知道他孤独过后的心灵创伤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我也特理解他为什么要离婚,一个心地这么善良的斗士,我想一定会有女性去爱他。可是这样一个斗士放在家里头,会最伤自己最亲密的人,甚至是伤得一塌糊涂。但是这些被伤的人却是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他本无恶意,他其实是对现实生活的浑噩充满了叛逆和不屑,总想希望用他带有强烈愤怒的话语权去坚守一个东西,一个其实我们大家都认为是对的东西!

    在教育这块净土上,是需要有人恪守,可是坚守有多难啊,打冲锋是很容易的,最多死几个人,可是打阻击和坚守却是难上加难。除了强大的物质、技术保障外还需要有强大的意志力。

    Q:以前您说过拍每一部戏都是重新开始的一个过程,这个戏重新开始的感觉强烈吗?

    A康:这个戏更是重新开始,这个戏首先你觉得你年龄不够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老爷爷在拍一个孙女的戏,我都有这样的感受,所以这次你看我的班底为什么全换了,全部是70后的,从摄影师到造型总监全部是年轻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我对这个戏的态度,我要找比我年轻的人,我让他们直接面对自己的生活可能。

    这里面有两个难点,一个就是失败一个就是成功。所谓失败的可能性在哪儿呢?所谓当事者迷啊,可能离你越近的东西你可能越不能感知,离你越远的东西反而挺清晰。它有这个危险,但首先在我眼前晃的这些人跟我拍的戏里的人物是一样的,我能从他们身上找到我要拍的原因、起因甚至心理的构成。这就是我请这些年轻的、有知识、有能力的工作人员的道理。我的导演组的平均年龄30岁,我以前的导演组更年轻27、28岁,都是导演系毕业来我这工作的年轻人,经验很少,但是有热情,非常努力。

    Q:现在有些都市时尚偶像剧,让一些年长甚至年纪稍长的人觉得是年轻人在打嘴仗,看了之后,心里的感觉远不如嘴上过瘾。《闺密》里打嘴仗多吗?您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A康:这个戏打嘴仗的台词肯定会有,但是打嘴仗不是我的强项,我现在在做分镜头剧本,就是努力让剧中的人物用行动把自己的对人对事儿的态度表达出来。而不都是用嘴叨咕出来。我还会努力地创造出很多给观众遐想的空间。比如,这个戏有桥、也有河甚至也有岸,但是我可能在分镜头剧本里把桥拆了,这个桥让观众用他们智慧的想象去建立起来,我只在剧本里留河。甚至我可能把岸也消掉,只留河,湍急的河水和崎岖不平的两岸,那么两岸的人们怎么汇集到一起?我想中间这个桥,变成无形的桥,让观众把这个桥搭起来。

    我相信我们今天的观众智商非常之高,是非常有文化,是非常有能力帮你搭起这个桥的。别说是一个桥,甚至可以帮你把从地球到月球的这个梯子搭好,如果你月球和地球写好的话。这就是我现在做分镜头要做的。这就是减少你说的那种嘴上过瘾,内心空洞。流于过嘴瘾不解决实际的问题。

    Q:我请了一些传媒大学的女研究生,给她们看了一些您的资料,请她们写了感受和想问的问题。问题很多,以后有时间再问您。我把她们的感受读给您,她们是活跃于各大网络、论坛的80后,应该说是我们这个戏的观众,因为她们就是将来的陈静们。

    (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看完了康洪雷的介绍,又想了想看他电视剧时的内心感受,感觉这位导演将自己的生活经历以及内心的所有触动都融进了他每一部电视剧中,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有他的影子。他怀着诚实而又悲悯的情怀看待芸芸众生。用影像表现出人自身怎样倔强的坚持自我不屈的脊梁,怎样用乐观的心表现自己的孤独与寂寞。所以他的片子能对人性有那么深的探讨。我们很难相信每个中国人在如今喧嚣的社会保有一份淡定的儒家情怀,但康洪雷有,困窘与名利双收时的一贯淡定与坚持。在他面前,我们犹如一张白纸……)

    A康:都有我的影子?不能说全是这样,但每一个人物的经历可以说是我们真情实感的努力。如果观众能看出来,我当然很高兴啊。

    Q:在您心目中女人是什么样的?

    A康:呵呵……女人该有的特点她都有 男人该有的特点她都没有……

    Q:您曾经说不自信是很好的工作状态,反而对结果非常自信,现在是这样吗?

    A康:我只知道我们艺术创作不自信的状态是最健康的,其他行业我不清楚。过于自信的心态往往会让一个作品走向失败,不自信就会让你面对作品时产生一种诚惶诚恐,无从下手。可能越是这样,越是特别好,每一场戏,每一个人物,每一句话,这样行吗?不会总说:行!没问题!

    艺术的表达形态一定是战战兢兢之后的结果。因为对一个事物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但哪一种更接近此时此刻这个人物的心理状态和她的境遇的表达呢?如果你没有战战兢兢的心态,你怎么会把很多种方式想一遍呢?如果你很自信,你一定会用一种你很经验之内的,第一反应的:肯定是这样!可万物的发展怎么可能是这样?!

    所以上学时老师教你读剧本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我们一直按照第一印象去分析剧本、去读剧本。后来在实践中发现,第一印象是最不可靠的……如果导演单凭第一印象做戏的话,一定会南辕北辙,绝对是,你只有一遍一遍审视你的第一印象:它对吗?它准确吗?

    因为我们做戏多在经验之内的范围,你的阅读经验,你的成长经历,甚至你的处事方式,加上这些之后的所谓第一印象来看问题,我称其为是井底之蛙的认识。可是你经验之外你又没有一个公式,怎么到经验之外,你只有战战兢兢,你只有坚决不相信你的第一印象,你只有不断地想:还有什么?还有怎样的可能?所以说每次做戏都是折磨自己的一个过程,前提就是折磨自己。

    拍戏对我来说,开机那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所以好多演员都说康导在现场很快乐。我心想:我能不快乐吗?!我出狱了,我在文字狱里已经苦熬了几个月,我出狱了这一天,我是一个在大野滩上撒野的自由人!对不对?

    Q:那时候是不是就已经了然于胸了?

    A康:我不敢说了然于胸,至少说我在这个文本中推演了若干回,用影象的语言在我脑子里推演了若干回,不是文字语言。

    像这个剧本的前五集,我们已经推倒了四遍。那我想,这样的反复推倒重建,这里面再要没有一个结实的内核的话……那我们就不能干了。如里面表现10个,我想至少有一个是经得住推敲的,这对我来说就是胜利,你没白在这里苦熬,没白在这里孤独的恪守。那当我出去拍的时候,不就是一种喜悦吗?

    Q:拍摄时是十个里面挑好一个?还是十个里面有两个?

    A康:最少要有两种方案吧,最少。等我到现场跟演员再碰的时候,就会有了一个或几个此时此刻比较准确地表达方案、至少是一个比较有利的前瞻保障的。

    Q:那由您刚才所说的第一印象生发出去,那一见钟情是绝对不靠谱了?

    A康:呵呵,那我不知道,我没有一见钟情过,我只是说创作上,在创作上第一印象是一定会害你的。

    Q:这次的片头片尾您又想好啦?

    A康:这是我最痛苦的事,我倒现在没想好,呵呵。

    每次给我带来唯一自信的就是写分镜头之前,我已经想好了片头片尾了。每一次包括《我的团长我的团》,《青衣》更是没开拍前我就想好了片头片尾。

    Q:这次给您困哪儿了?

    A康:困在我可能是60年代生人吧,哈哈……

    我没想好用什么方式在短短一分半钟来代表《我的非常闺密》的特质。

    我想这次歌曲要有六七首吧,以往我的电视剧里从来没有歌,只有音乐,这个剧里面有很多可以歌唱的地方,或者男声或女声。

    我为什么把那首《Home》放在里面,我特喜欢它,太像陈静那种心理,想把心放在家里头。可是家就是那样的,丈夫是这样,她能理解,就是那么难以释怀——你为什么一定用离婚的方式,有那么多种方式。我相信白宏要说的话,一定会说:我只有这一种方式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深深地伤感和对你的负责。这个将来观众如果能读懂,我就算没有白认识到这么一个东西。

    Q:您不排斥用英文歌?

    A康:干吗排斥?如果这次里面全部是英文歌都没关系。

    那天我看着剧本还想:我想让汪峰来给这个剧做曲 做歌并演唱。

    Q:“你觉得有意思吗?”

    A康:对呀,我看汪峰是中国最愤怒的一个歌手。但我不知道他作曲怎么样?但他是我视野里的一位合适做这个曲和歌的人。

    Q:汪峰他是科班,这点还好……我个人还是觉得您再挑挑吧,可以让我们感受到不同的风格。像这首《Home》从原唱到翻唱影响了好几代人,多好啊。而且这次拿出来跟陈静的感觉特别搭。

    A康:对,我原来听这个歌,就觉得是午后暖洋洋的太阳,照到四面漏风的列车上,一个男人坐到那地方,一路晃晃荡荡在向家走的景象。

    Q:这部戏您希望孩子看吗?

    A康:不希望!

    Q:那观众年龄有没有底线?

    A康:没有底线,但我不希望孩子看,可你不希望他也得看,他能不看吗?!

    所以里面很多很多的表达方式,我一定会控制好的。因为这个我已经和作者吵过好几回了,就关于这个夫妻生活的床上戏的表达,我老说有一万种啊,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我们要学学邻国的同行,韩国的电视剧——“激情不上床,爱情不接吻”。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电视剧是家庭的,不是在你家门之外的东西,不是影院的,只要是家门之外看,我没问题,我知道可能性爱是表达人类从精神到肉体的最好表达方式,但是电视剧不行,特别是我们东方人在这方面是极其敏锐的。

    Q:前两天在地铁,听两个女孩子讲《蜗居》,讲着讲着不知道了,旁边不认识的女孩子又给接上了,一直接龙到四个人。希望《闺蜜》有一天也能这样,用绿色的方式。
A康:这是我一直努力坚持的,健康绿色的表达方式也在之内。

    你说什么是真实?“真实”是对艺术家的侮辱,我说的是“真实”这个词。

    一切感动你的,以艺术的形式表达感动的感人的甚至让你动容的东西一定是创造出来的,一定不是生活的原来模样。那么这个创造包含了艺术工作者所有的哲学思考、美学方式已及他对将来所有看到这个东西的人群负责任, 所以我觉得做电视剧和做电影不一样,做电视剧一定是绿色的,一定是谁都可以看的。

    Q:有没有想过做电影?

    A康:很多人找我做电影,可是我觉得电影有好多好导演了,我要向他们好好学习,因我刚会拍电视剧,我在电视剧这个阵地上还可以再做一段时间。我觉得电影是100米冲刺,电视剧是3万米长跑。都要拿冠军。100米,跑3万米的人可能能做到;3万米,我觉得没有一个跑100米的人能做到。这就是我在做电视剧有时候无形中让我自豪的东西:我在做3万米的事情。

    就拿我写分镜头剧本来说,电影剧本你最多能分到3千个镜头?未必,1800、1600个镜头?我每个电视剧分镜头本能分到8万个镜头、9万个镜头,《团长》分镜头剧本分到12万个镜头,那是我一笔一笔分出来的。首先从码字来说,对你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对不对?八九万个镜头,那是你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分出来、写出来的,从量上已经胜过了电影导演。电影无外乎就是有国际市场。当然我们不是说电影不好,电影可能更多把我们形而上的东西通过电影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是电视剧是考你扎扎实实讲故事的能力啊!电视剧是你一定要把这故事讲得实实在在讲得精彩无比讲得清楚明白才算及格……。我为能做好电视连续剧而预备!开始!


对各部门的要求:

    美术部门:做戏是给人看的,看故事,看人物,同时也看景儿,看颜色儿。作现代剧,最考验我们。考验我们对今天生活的认知,认从和有着很高鉴赏能力的表达和把控。如;对现代化都市的品质体现,社区厅堂的独具慧眼,家居陈设的雍容大气,职场会所的宽阔、敞亮及科技含量的体现。希望美术师对今天的时尚元素有着敏锐和极浓兴趣的展现。以及对时尚物品的美的判断。如潘子晴店面的设计,店中所卖物品搭配的和谐及中国元素的展示。又如陈静家的家居内饰等,无不考验着美术师对家居装修,服装设计,店铺设计概念的具体化的控制能力。希望本剧的场景能给观剧的观众带来那种现代化都市扑面而来的现代气息和科技含量,甚至如能带有未来时尚的因素,更佳。我建议,本剧在美术上的主色调应以暖色为主。因为本剧是一个剑拔弩张,亦和亦离,让人焦虑的故事。我个人认为在美术设计上如果以暖色调为主的话,还可让人在故事本身之外看到希望的存在。请美术师大胆设计,不拘一格。该突出突出,该隐在后面就隐在后面。拿捏好美的这个“度”。为本剧创造出与国际氛围想同的,甚至超越的生活及工作场景。让人看后有过目不忘,羡慕不已的享受。

    道具部门:道具部门一向是我最最看重,也是对话最多的部门。尤其是现代戏的道具师,你们困难重重。即受资金的制约,又受现代社会高速发展,物质变化替换的令人目不暇接的客观现实的制约。总令我们对所持物品有过时之感。现代戏的家居摆设,布局安排,窗帘壁挂,床罩沙发,茶酒器皿无不都显示出当今社会的物质的丰富及物品的质地美感。希望道具师根据本剧人物的身份、职业特点推演出符合他她身份以及比较符合他她身份的物品乃至奢侈品,较为准确的呈现在镜头面前。特别强调的是,我们所表达的是具有高学历,高收入,高职务的七零后的一代人。在他们眼里对生活,对物质的美的表达全靠我们道具师敏锐的眼光和准确的陈设。所以,希望道具师在总美术的统领下,将这些个剧中的具有典型特点的场景区分开来,独立成章,又有内在的统一。为本剧打造出有高级欣赏功能的元素之一而努力工作。

    服装部门:我对女性服装好像有着天生的弱智和不敏锐,本剧的人物,无论彤丽、陈静以及国外归来的潘子晴,开画廊的郑云、当副导演的陈建以及有大学学历的陈母。

    我想是否可以借鉴韩国电视剧,以中色系为主色调,通过简约大气的配搭,把70后这一代人群像的文化内涵和品位内涵,通过你们的鉴赏能力和对时装敏锐而独到的理解。为本剧添彩、增色。望我们的服装师,多与化妆造型沟通,使每个人物从里至外,从上到下显得那么和谐、内敛又透着隽永的知性品质。

    化妆部门:本剧是一个女性题材。在本剧里我们展示知识女性的从容之美,无奈之美以及她们本身的那种成熟之美。如职业淡妆的雅致大气,居家生活的素面朝天。酒吧茶肆的个性前卫,大型活动中的雍容、艳丽。我们相信,年轻而又老道的著名化妆造型师,一定会让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靓丽多彩。

    摄影部门:对摄影我始终是持一种自由,以无技法的随意取代那种刻意的摄录方式。多用肩扛,跟移来展示现代生活的节奏之快。大量的长焦压缩来展示都市的喧嚣和拥挤。两极化的大俯大仰,呈现都市的高楼林立及人如蚂蚁的渺小。希望双机使用合理,快捷。对光要求严格。使本剧看上去充满了现代感,甚至带有未来感的味道。衷心希望摄影师在以剧本内容为前提下,勇于创作,大胆创新,不拘一格,快速有效的工作着。

    灯光部门:在摄影师的统领下,希望我们戏的灯光师勤奋,快捷。利用一切手段,把当今都市这种光源的现代化,奇特化,明亮化,表达出来。如职场令人颤栗的冷酷光源,白宏家艺术氛围浓厚的暖色光点。穆少卿家那种干部家庭常有的通体明亮,潘子晴家的成熟女性独居家中的那种奇异色彩。抛砖引玉,班门弄斧,望本剧灯光师结合场景尽量准确的使用灯光。当今拍摄现代戏受各方面影响,会给各部门带来困难。希提前多想些不可能,以解决拍摄时的各种不便。

    录音部门:录音部门共同工作了多年,彼此相熟相知,在这儿不多赘述。在不影响进度的情况下,能同期就同期。特殊场景,先保戏,再保声音。用这样一种策略,为后期的工作多着想。

    导演部门:导演组是这个戏的领军部门。希望每一个年轻的导演各司其职,将工作具体化,再具体化。为保障每天拍摄的正常进行,要求你们心细如丝。将一切概念具体到可行的办法。努力、创造性的工作。用你们的艺术才华和艺术良心,为本剧锦上添砂,加砖减瓦。

    制片部门:作为本剧的最高管理层,科学化、人性化的管理将是你们一直努力追求的方向。科学合理的工作安排,是保障艺术创作的必须手段。人性化的管理是完成本剧工作的心理基础。所以还是那句话,希望制片部门的每一位领导者,像爱你们亲人和孩子一样,大爱着剧组的每一位工作成员。用你们出色的管理手段,真挚的大爱之耐心。使摄制组的每一位同志轻松上阵,为完成本剧愉快的贡献自己的才气和能力。

    演员部门:摄制组所有的劳动:快乐、艰难、疲惫和喜悦,全靠你们表达出来。所以你们很重要,很重要。现代戏,离我们很近。怎么来演绎,方法不计!但有一条,必须将所有的“表演热度”,降低到三成。以一种模糊的态度对待每一场的冲突、观点和好恶。因为电视剧是连续的,组接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不得了。所以不希望你们在每一场戏中都想努力“演”清楚这一场表达什么、人物的内心世界是什么。这样会使这个戏“劲道”十足。会失去连续剧的魅力和特点。还是那句话,希望进组演员尽快以孩童过家家般的态度,单纯的目的,尽快地和每一位组里的成员熟悉起来,主动以角色身份去生活,去工作,去交流。其目的,就是要让你们尽快的消除那种作为演员个体的陌生感。尽快进入到角色的人物关系当中去。因为我一直认为,人物关系是无法演绎出来的,只有在镜头下建立接近单纯的互信关系,在真正相信对手的心理安全保障下,才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把人物关系演绎的较为准确。我这么说,并不意味着让所有演员不去备课,不去研究剧本。我希望的是我们在清晰剧本,清晰人物使命,清晰故事的脉络之后,有意的进入到混沌的表演当中去。用这样的技法可能会使人物产生灵动,甚至精彩。当然,它不是绝对的,但它可用。我赞许那种即兴的表演创作,但坚决反对无道理的自由主义。我称那为四流表演。在我眼里,高级的表演状态一定是精心设计的。写了这些心里话望大家批判着看。让我们相互信任,彼此付出,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苦并快乐的工作着!

    请各位主创看后能提出宝贵建议。


                                                                             康洪雷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

责任编辑:聂霏

热词:

  • 康洪雷
  • 我的非常闺密
  • 吴越
  • 柯蓝
  • 苏可
  •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