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该剧讲述了进藏英雄先遣连为了和平解放西藏、历经磨难、付出巨大牺牲,最终完成任务的一个英雄群体的奋斗故事,一个关于“精神”、“英雄”的主题故事。或者说这是一部有关人类,国家,民族的“精神”故事。

  这一段话,听起来有点“转”,有点像报告里的词儿,但此时用在这个导演阐述的开头,我倒觉得在严肃中更增加了几分敬畏,也很恰当,课堂里讲的“人性之大爱、大美”用在这儿我感觉也不为过。

  本片的题材属于军旅题材,又是大家挂在嘴边上的“主旋律”。在现阶段拍摄这样的题材,用怎样的艺术形式反映出来,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对于“主旋律”军旅题材影视创作来说,更应当强调思想与艺术的完美统一。既要收视率,又要讲作品的品位性和艺术性,又还要有“美”的导向性。还有,创新、突破是每一个剧的终极追求方向,这个戏也不例外。

  过去拍摄“主旋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往往更强调其传统性和导向性,而忽视影视作品的市场价值。应该在该剧中找到一个适中的结合办法,在注重“正”的现实生活表达的同时,也要实现作品的商业价值,在表现手段上应做一些尝试,包括后期技术的运用和设计,应力图使剧中人物“生活化”。为了避免“正”的成分过多或过于“主旋律”,把每场戏尽可能地打碎,让人物和事件长出一些“毛刺”,以“原生态”的人为本,在故事的行进中,观众无须仰视,而又领悟到剧中人物的内心感受和高尚品德。

  现代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地将镜头聚焦到普通人身上,精心表现普通人的真实生活和细腻情感。这种适度转变使得影视人具有了直面人生的使命感,会使得“主旋律”影片更贴近寻常百姓。因此,应该让该剧看起来让人更觉亲切扑面,滋味悠长。观众在该剧主人公人物身上更应该能亲近地感受到生活的朴素哲理和生命的信念。 因为主人公李狄三、曹海林、刘自强为我们大家提供了不一样的意识形态上的选择,对幸福、家庭、个人价值观的不同的追求和存在方式。这种追求看起来容易让人不好理解,甚至会有些抵触、有点假,因为在真实的历史事件中,这个“进藏英雄先遣连”的群体所产生的一切历史的真实事件太让人敬畏,他们太完美、太英雄,例如:李狄三的“爱”和“和稀泥”、曹海林的旧军队的军阀意识和“英雄情结”、刘自强的“讲原则”和人格的崇高。这几个方向怎么让人掌握“度”,这个“度”包括对演员的控制引导,包括对剧情的控制,都需要有一个审美观、价值观、艺术观一个恰当的标准和分寸。因为他们三个人的“戏”线,走得激烈、走得远、冲突大,戏才好看,但同时,走得远了就会有政策问题和导向问题,也会有它的真实性问题。除了这三个人,整个的这个英雄群体,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既要有融合,也要有冲突,这些融合和冲突又都要是具备军人的、时代的、政策的、人文的,还有最后一个很重要,那就是民族的。这几个方向是剧组全体演职员和导演共同努力解决做好的一个最首要课题和任务。

  先遣连这个英雄群体在创作中最注意的是本身的高、大、全行为,会影响自己最具原始事件人性的光辉和迸发。这种担心成为了该剧最重要、最不容忽视、最应该下力量的重点的重点。李狄三、曹海林、刘自强这三个人的真实性是需要细节和人物的良性瑕疵做铺垫,才能升华,才能站到现在英雄的高度。在拍摄中,尽可能使演员“在不经意中去表现伟大,在伟大中去表现瑕疵”,这两句话是对演员贯彻始终的要求。现在通篇来看,这三个人的人物关系、人物命运、人物纠葛,至升华到每个人的人物戏剧高潮,都在这两个要求的控制之下。曹海林和刘自强的冲突和融合;李狄三对原则的掌握,坚持和放弃,到对战友、对家庭的爱,都是在导演、编剧、演员人为“制造”的“毛刺”和“瑕疵”中建立的,现在看来,算是成功的。他们的“爱”来源于哪里,基础是什么,这都需要用点滴的细节去帮助这个人物积累,帮助这个人物成为一个真实的,有生活质感的,让人接受的,一个真、善、美的形象。

  多少年来,业内人士有个共同的愿望和追求,“主旋律”拍得要好看,商业片拍得要有品位。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换句话说,是要融思想性、艺术性、可视性于一体。《英雄先遣连》在创作中不折不扣地为实现这一审美理想和追求付出了自己的努力。

  《英雄先遣连》的故事叙事空间有它的历史性,从新疆于阗进藏前,直至完成任务,这个时间不算长,但现在我们把这个短的时间放大了、放长了,增加了它的纪实性,具体到了每一天。让英雄先遣连的每一个人和观众,同时在我们提供的每一天里去感受困难、牺牲、欢乐、感动和震撼。这既是记录,又是戏剧。这又是一个“度”,要用心去掌握的。

  该剧的还一个特点是“小人物”关系搭建具有戏剧化的可视性,这个我们在拍摄中也做了放大,让普通观众感受到普通民众和“小人物”(如巴利祥子、刘好学、吾买尔等等)的喜怒哀乐。从这种小人物的戏剧化的搭建中,寻找到看戏的乐趣、可视性、商业性(收视率)。按老百姓的土话就是说:戏就是觉得要有看头、热闹。所以,“小人物”的嬉笑怒骂、该剧整个的“儿女情长”也做了放大,如刘翠翠、王惠琴等,也都要把它做“热闹”了。但这个“热闹”要掌握度,不能过了,不能讨人嫌,因为我们要做一个“好看的”、“正剧”。

  关于特色,该剧拍摄是在海拔平均3000米以上的高原拍摄的,独有的高原地貌、强烈的日照为该剧营造出了悲凉中透出英雄气概的历史画卷。藏区的独有风情更是对这个大基调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点缀。在这种调子下,我们呈现给观众的画面有了现在的大光比,有了对角大关系构图,也有了诗情画意,更有了爱。对服装、场景、音乐也都要求融进了这个爱,融进了这样的电影语言的表述方式和基调。最早我提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红旗残卷、英雄扼腕、长剑向天,这样的一种意境应该说算是这个戏的又一个“核”,在追求这个“核”时,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实现了一半吧。写到这儿,心中不免涌出几分悲凉。也可能是对英雄群体的敬畏之心,又可能是对剧组在拍摄中发生的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的不满,英雄扼腕吧!

  止了!

  向英雄先遣连全体战士致以崇高的敬意,英雄魂长!

  2011.11.13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

搜索更多主旋律 曹海林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