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第1集

    中药店,婆婆柳细腰跟老伴高维岳吵了起来,高维岳郁闷地丢下柳细腰转身离去。柳细腰一屁股坐下来,喋喋不休地询问坐堂医生关于保健养胎之类的问题。头发花白的老中医莫名其妙,委婉劝说柳细腰,即使世上真的有什么灵丹妙药,也无法使眼前这个年过花甲的老妇恢复生育能力。柳细腰气得脸红气粗,折腾半天老中医才明白,柳细腰寻医问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媳妇韩珊。

    韩珊站在聋哑学校操场,全神贯注地看着天真可爱的女儿小草和残障的孩子们嬉戏玩耍。小草的出生,给韩珊带来了别人无法体验的幸福和快乐,也带来了无尽的痛楚。两岁那年,活泼可爱的小草刚刚咿呀学语,奶声奶气的喊声让全家人沉浸在天伦之乐中,即使一门心思期盼孙子的柳细腰也掩饰不住一脸的高兴。然而,就在那个晚上,韩珊的丈夫高一飞因贩卖的电器充斥水货,被合伙人扣押海南,韩珊连夜带着家里的全部积蓄赶往海南救赎丈夫。等韩珊和高一飞两天后回到北京,女儿小草早因高烧不退住进医院,医生告诉韩珊,小草可能永久失聪。韩珊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抱着女儿走回家的,但她清晰记得,从那儿以后,再也没有听到女儿清澈的叫声……
 
    幽静的异国酒吧,野性美丽的原野站在落地窗前,泪水滑落。舒新缓缓走上来,手里攥着一枚钻戒,原野含泪看着舒新,两人分别将各自的钻戒套在对方手上,以特殊的方式订婚。原野感慨万千,多年前,父母离异,从此后她不知道家在哪里,独自多年在外漂泊读书,多亏舒新一家对她的照顾,她早已经将舒新当作自己未来和情感依托,毕业后,她追随舒新来到舒泰然的企业——东盛地产装饰。原野感谢舒家和舒新所给予自己的一切,她会和舒新一起将东盛做成装饰界的龙头企业,她以前一无所有,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拥有一切,儿女,财产,声誉和爱。二人约定,公司的诺辉工程投标完成之时,就是他们的结婚之日。手机突然响起,原野收到东盛总裁舒泰然的严厉训斥,一个名叫韩珊的女人已经将东盛聋哑学校的装饰质量投诉到了市质检局。舒新和原野惊讶,顿觉事态严重,尤其在东盛地产投标美国诺辉庄园装饰项目的关键时刻,二人决定即刻飞回国内。

    东盛配料中心,原野严厉训斥聋哑学校装修项目负责人姜凡,为贪一己私利放松货品检验,给东盛的声誉造成困扰,公司现在就可以开除他,但她不想失去姜凡这样一个设计人才,更不希望她亲自监督的第一个装饰项目就令舒家失望,故责令姜凡在限日之内必须将聋哑学校的所有负面痕迹抹消殆尽,否则后果自负。谈话间,舒新走进配料中心,调查投诉事件,原野示意姜凡谎称有人故意破坏东盛地产的声誉,尤其是在投标诺辉项目的前期,可见其别有用心,而东盛聋哑学校的装饰没有任何问题。舒新等待质检局的报告,提醒姜凡不能掉以轻心。舒新欲赶往聋哑学校,被原野劝阻,原野表示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聋哑学校,韩珊教孩子们识字跳舞。原野匆匆赶来,走到韩珊背后,两个女人四目相对,互报名姓。原野开宗明义,希望韩珊能主动将递交给市装修装饰质量监督检验局的投诉资料撤回,东盛地产愿意与韩珊私了。韩珊断然回绝,除非东盛地产尽快对他们所进行的聋哑学校装饰方案进行整改,否则她会监督到底,她不能坐视这些残障的孩子受到不合格装饰产品的伤害。原野冷笑地提醒韩珊,一个蒸蒸日上的企业,决不允许任何企业和个人对其声誉进行诽谤和诋毁,希望韩珊好自为之。原野刚刚离去,韩珊便接到供职公司老板的电话,老板奉劝韩珊不要多管闲事。

    第2集

    韩珊抱着女儿回家,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刺鼻的中药味。在厨房忙碌煎药的柳细腰告诉韩珊,这是她好不容易打听来的偏方。这好几年都过去了,也不见韩珊的肚子有动静,小草虽然招人疼,但毕竟是个聋哑孩子,高家总得有个延续香火的后代。柳细腰将熬好的药端出来,劝说韩珊喝下。韩珊无奈告诉婆婆,这辈子她只想要小草一个孩子,柳细腰一听便火冒三丈,威严地告知韩珊要不要第二个孩子,可不是韩珊一个人的事儿,这是高家的大事!

    柳细腰一直看不上韩珊这个儿媳妇,在她眼里,漂亮有什么用?要能生能养才行。况且,打韩珊一进门她就觉得这个漂亮媳妇跟高家不靠谱,眼睛长在脑袋顶上,很少跟婆婆露过笑脸。韩珊是比自己的儿子学历高,但家里这一切还不都是她儿子高一飞挣来的,韩珊能找到他儿子高一飞,是韩珊的福气。韩珊不想跟婆婆顶撞,便领着小草躲避到自己房间。柳细腰想发泄却找不到对手,气往心里窝,再加上老伴高维岳一直偏袒儿媳,柳细腰越发气恼,干脆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里,等着儿子回来理论。

    此时的高一飞正在酒店与客人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根本无暇顾及老娘的心腹大事。酒罢宴毕,客人渐次离去,高一飞才对着将近上万元的帐单一脸惆怅。好友老张带着现金来给高一飞解围,老张了解高一飞的窘境,之所以这样打肿脸奢华铺张,无非是想驱除投资者的怀疑。老张奉劝高一飞生意场上风云变幻,这样孤注一掷把所有的钱都投到海南的这批货上,万一闪失便无法收场。老张感慨高一飞变了,好像跟以前的高一飞不一样了。高一飞哈哈一笑,讥讽老张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各有各的活法儿,要不然当年他一个穷光蛋怎么会娶到韩珊,而老张只能娶王姐,老张哑口无言。生为男人,该出手时就应该孤注一掷,他高一飞决不是个傻瓜,做生意以来他吃过不少苦,也受过不少骗,如果不是胜券在握,他怎么敢将这么多人的资金圈到一起,一旦闪失,便无法在京城的电器行业立足,就是这些债主,也得把自己吃掉。海南之行只能成不能败,一旦失败,他只能像手中的玻璃杯一样碎在地上消失。高一飞最后告诫老张,替哥们保守秘密,他不想惊扰家人和债主。

    带着巨大压力和满身酒气,高一飞推开自家房门,迎接他是柳细腰的一顿数落。柳细腰呵斥儿子,她每天辛辛苦苦地煎药煮汤,儿媳不领情倒罢了,儿子也跟自己作对,整天泡在酒里,怎么能给她生出个健康的孙子。柳细腰警告儿子,她这一辈子没什么奢望,最大的愿望就是抱上一个活蹦乱跳,健健康康的孙子。

    自打女儿失聪后,韩珊和高一飞之间的感情便蒙上了一层阴影,再加上两人在商业行为上的意见分歧,感情也越来越疏远淡然。高一飞内心一直觉得愧对妻子,但成功的欲望又促使其孤注一掷,对韩珊的好意相劝视若罔闻。高一飞本希望海南之行能够给妻子带来快乐和希望,不料韩珊仍旧淡然提醒高一飞,诚信与诚实才是生意场上的最大赢家。二人再次因为生意和孩子的事情争吵,韩珊惯例将高一飞的被褥放到沙发上,而后掉头睡去。醉酒未醒的高一飞看着躺在床上的妻子,突然起身扑到床边,在没有离婚之前,韩珊仍旧是他高一飞的妻子,韩珊倔强地一把将高一飞推到床下。高一飞痛楚地看着妻子,他不知道彼此恩爱的两个人,为什么变成了今天的样子,他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希望父母妻女过上更好的日子。韩珊苦笑,现在的日子她已经知足,她甚至希望时间退回到十年以前,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有爱。高一飞烦躁不堪,他知道韩珊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当年贩卖走私产品被扣押海南,耽误女儿治疗致使女儿失聪的错误,但是,他这一切原本都是希望韩珊和女儿能过得更好。高一飞向韩珊提了一个要求,不管怎么样,他希望能和韩珊恢复到以前的日子,两个人再生一个孩子,满足母亲柳细腰的心愿。韩珊断然回绝,小草是她的生命。

    天色未明,准备离去的高一飞在韩珊床头矗立很久,而后将一张纸放在韩珊床边,韩珊佯装熟睡。等高一飞离去,韩珊拿起纸张定睛观看,不禁怔住,一份离婚协议书赫然在手。高一飞痛楚地留言告诉韩珊:他们的苦日子很快就会结束,这一周的时间,留给韩珊考虑。不过,他希望等他从海南回来,看到的是一份被韩珊撕碎的离婚协议,他希望韩珊能给他一次让妻女幸福的机会……

    第3集

    高一飞带着全部资金赶往海南,海南的天空是如此湛蓝美丽。高一飞踌躇满志地站在码头,看着装载着自己全部家当和未来希望的货船缓缓离港驶向深海。在即将到来的成功面前,高一飞禁不住掏出手机,拨通韩珊的电话,他想在电话中告诉妻子,他依然爱她……

    在卧室工作的韩珊听着高一飞的电话,漠然无语。柳细腰端着煎好的汤药进来,盯着韩珊艰难地将汤药喝下。柳细腰关切地询问韩珊与儿子的造人之事,却意外发现高一飞放在床头的离婚协议书,柳细腰脸色骤变。柳细腰不解地看着放在沙发上的被褥,而后诧异地质问韩珊,韩珊无奈,只好承认自己早已和高一飞分床而卧,之所以还不停地喝下婆婆煎熬的中药,只是不希望婆婆伤心而已。柳细腰绝望地一把将药碗摔在桌上,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不想被儿女骗得一塌糊涂,高家的希望碎了。婆媳僵持,公公高维岳柱着拐杖进屋,询问韩珊是否插手聋哑学校装修的事,聋哑学校的校长找到高维岳,希望韩珊不再从中作梗,聋哑学校能得到东盛的资助已经很不容易,公公提醒韩珊注意保护自己。柳细腰本来火气未消,听说韩珊在外边招事儿,又爆发一阵唠叨奚落,就这么个在外边到处惹事的儿媳妇,怎么能和儿子过到一起,也不知道韩珊是哪辈子修的福,遇到她这个傻儿子死心塌地地对媳妇好。

    高一飞和合伙人驾车快速行使在海南的盘旋山路,高一飞幸福地回忆着和老婆相爱的经历,这些年他确实对不住妻子,等这笔钱赚到手,他一定好好补偿。一辆载重卡车迎面开来,高一飞的轿车快速躲避,卡车横挡在轿车前方,随后,便听到了一声重物摔下山崖的巨响……

    市质检局的报告令韩珊大吃一惊,聋哑学校的装修质量符合质检标准,没有查到任何对儿童造成伤害的装修问题。韩珊疑惑地再次来到聋哑学校,震惊地发现聋哑学校的装修一夜间焕然一新。韩珊疑惑间,供职公司徐老板怒气冲冲地找到韩珊,将一纸法院通告摔在韩珊脸上。东盛集团已经将韩珊及韩珊所在公司以诽谤东盛集团名誉为由告上法庭。

    法庭,韩珊、原野作为被告与原告双方出席,舒新和旭日公司老板列席。原野此举之意在于借机排挤与东盛形成竞争的旭日公司,而韩珊成了代罪羔羊。原野要求韩珊和旭日公司向东盛集团做出书面道歉,韩珊据理不让。东盛集团虽然及时对聋哑学校的装修问题进行了纠正,但不能抹杀前边曾经出现过的问题。因为拿不出足够证据,韩珊被原野逼迫渐趋被动,法庭一时陷入僵局,暂时修庭,突然,高一飞的好友老张和妻子王姐慌慌张张冲进法庭,王姐不顾法庭纪律,冲到韩珊身边耳语一阵,韩珊脸色一阵苍白,庭审无法进行不得不中途停止。

    韩珊在老张和王姐的陪伴下冲进家门,愕然地看着坐在沙发里的公婆和站在一旁的警察。柳细腰眼睛绝望地张着,好像压根就没有看到冲进房间的韩珊,直到高一飞的弟弟高一鸣冲进房间,柳细腰才一把抱住高一鸣哇地哭了出来。高一飞在海南发生车祸摔下山崖 ,至今失踪不见。

    韩珊带着女儿小草连夜奔赴海南,高一鸣紧随身边。柳细腰眼泪汪汪地叮嘱高一鸣,一定要把高一飞找回来,哪怕是尸首。

    海南,出事的山崖旁还残留着一些玻璃碎片,韩珊和高一鸣站在山崖旁,听着公安人员讲解当时的情况和现场照片。照片上,一辆红色轿车和高一飞的一只鞋子及公文包漂浮在山崖下的河水中。警察将高一飞的物品交给韩珊,韩珊将鞋子抱在怀里,而后打开公文包。公文包的皮夹里,还有仅存的两百块钱,皮夹的夹层里,端正地放着韩珊和女儿小草的照片。

    韩珊坐在山崖下的河水边,昼夜坚守。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仍旧没有发现高一飞的任何踪迹。高一鸣确认哥哥生还无望,而韩珊依旧倔强地坐在河水边,等待着奇迹出现。高一鸣劝说韩珊离开,不料韩珊却一脚踏进河水,在淹没半截身子的河水里疯狂寻找高一飞,高一鸣惊恐万分,抱着小草呼唤阻止韩珊,小草看着河水中的妈妈,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韩珊听到女儿的哭声,猛然怔住,眼泪顺着脸颊落下。韩珊从口里掏出那张离婚协议,撕碎扔到河里,她告诉高一飞,后天就是他们结婚的十周年纪念日,她会在钟点房等他回来,她等着高一飞回来,给她和女儿幸福的生活。

    第4集

    韩珊和高一鸣没有把高一飞带回来,却带回来了高一飞的公文包和一只鞋。正在熬药的柳细腰失手将药锅摔在地上,身体不好的高维岳什么话都没说,拄着拐杖走进卧室,关上房门。随后,房间里便传来乒乓的打砸声。

    韩珊穿上她最喜欢的衣服,走到了十年前和高一飞曾经住过的钟点房。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高一飞和韩珊没有房子没有钱,却拥有幸福。韩珊躺在钟点房的床上,好像又回到了那幸福的时光,然而,睁开眼睛,韩珊知道,她什么都没有了,高一飞死了。韩珊终于承受不住这突然的变故,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恸哭。

    舒家、舒泰然、舒新和原野也正为聋哑学校的案子伤神,舒泰然感慨商海险恶,东盛地产做到现在不容易,既然旭日公司故意陷害东盛,东盛也决不能无言受之,舒新则坚持,为了公司的名誉和肃清装饰界的不正当行为,旭日公司和韩珊本人必须书面向东盛道歉。

    深夜,韩珊独自向家走去。在离家不远的拐角处,便听到一阵争吵之声,只见柳细腰、高维岳、高一鸣被胡二等几十个债主紧紧围住,索债之声彼起此伏。高一鸣与胡二等争执不下发生械斗,随后而来的警察将人群散开,而后将高一鸣和韩珊带走问话。

    公安局,韩珊从警察的闻讯中惊讶得知,高一飞的货物由海南水路到达天津,由海关截获检查,经检查全部为走私货品,海关一律缴获并追查责任。

    高一鸣和儿媳被警察带走,高维岳顿觉事态严重,连夜将高一飞的助手找来,询问高一飞的业务状况。助手的话令高维岳坠入深渊。高一飞公司所有资金已经投入海南,另欠外债一百多万,而海南的货物全部被海关没收。被高维岳支在门外的柳细腰得知实情,昏倒在沙发之上。韩珊头脑一片空白地走进家门,呆呆地看着跌坐在沙发上的柳细腰和高维岳,高维岳脸部肌肉抖动,试图起身走向卧室,然而,高维岳站起的双腿突然向前一屈,仰身向地上栽去,柳细腰和韩珊惊惧地跑过去搀扶高维岳,而高维岳的双腿却再也不听使唤,无法站立。

    高家的两间卧室,分别躺着韩珊和柳细腰,两个人都睁大眼睛,目光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发呆。巨大的灾难砸在两个女人身上,两个人都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承担。
女儿小草不经实事,天真地起床向母亲打着手势,询问韩珊是妈妈还是爸爸送她去幼儿园,韩珊内心凄楚。韩珊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客厅,意外地看到仍旧在煎煮汤药的柳细腰,柳细腰坚持让韩珊将药喝下,韩珊诧异拒绝。柳细腰突然向韩珊索要她和高一飞的离婚协议,不等韩珊开口说话,柳细腰已经将药罐摔在桌上,噼里啪啦地开始责骂韩珊,她不明白韩珊跟自己的儿子到底有多大的冤仇,非要在儿子出差之情谈论什么离婚协议,如果儿子不是内心烦躁,怎么会葬身车轮之下。不管韩珊怎么解释,因痛苦而歇斯底里的柳细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逻辑中,好不留情面地将数年的怨气发泄在韩珊身上,韩珊无法忍受,夺门而出。

    法院再次开庭,原野和舒新准时到达,韩珊脸色惨白地姗姗来迟。法庭再次调解韩珊及安旭公司和东盛集团的矛盾。没有料到的是,韩珊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法庭的一切决定都不作反驳,并平静地答应了原野的要求,即韩珊以安旭公司设计师的名誉向东盛公开道歉,舒新大为诧异。韩珊声音低沉地告诉大家,如果她的书面道歉能够督促东盛加强聋哑学校的装饰质量,她愿意接受法庭的判决。原野再次逼迫韩珊承认,她对东盛公司的投诉完全是子虚乌有,为了借批驳别人而扬自己声名的不道德做法。内心痛苦混乱的韩珊面对舒新和原野的指责,不想过多辩驳,便以沉默回敬,而旭日公司老板对韩珊的表现则无比愤怒。

    高家,柳细腰一动不动地看着儿子高一飞的照片,她无法接受儿子一夜之间离开自己的事实。柳细腰不顾老伴劝阻,翻箱倒柜,试图寻找出儿子出事儿的一点蛛丝马迹。高维岳无奈,没有惊动老伴,架着双拐,双腿颤巍巍地蹭出房间。

    第5集

    走出派出所的高一鸣一眼看到站在门口,双腿发病的高维岳,一阵心酸。他快步冲进一家商场推着一个轮椅走了出来,试图搀扶父亲坐进轮椅,不料生性倔强的高维岳不甘接受现实,举起拐杖向高一鸣打去,高一鸣听任父亲敲打,直到父亲无奈地坐进轮椅。高一鸣推着父亲沿街走来,父子二人无话,高维岳突然抬头询问高一鸣,面对哥哥的百万债务,他有什么打算。高一鸣一时蒙住,不知如何回答。

    舒新走出法庭,看着韩珊的背影沉思,他不明白一个设计师为什么要靠这样不光彩的手段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他为韩珊感到可怜。而旭日公司的老板也不明白韩珊到底在搞些什么明堂,还为自己惹来一屁股臊,很是不满。

    高一飞电器超市,工商人员正在查封,闻讯而来的老三、胡二等债主内心惶恐地驻足观望,得知高一飞的货物已完全被海关扣押并没收,胡二等人突然明白自己的血汗钱一夜间血本无归,一时情绪失控,冲着站在店前发呆的韩珊一阵咆哮。钻进人群的王姐听说自己主动借给高一飞的钱也打了水漂,视财如命的王姐差点昏厥,不顾朋友之情冲向韩珊,众债主也一窝蜂地冲向韩珊发泄。突然,一阵大呵,高维岳拦住众人,众人不敢对老人动手,随即将矛头对准高一鸣,高一鸣被打得鼻青脸肿,却在父亲的呵斥下不作反抗。不管众债主怎么捶打,高一鸣都咬牙扛着一声不吭,拒不接受哥哥的债务。韩珊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高一鸣,突然冲进人群护住高一鸣,并一时冲动地喊出高一飞的债务由她偿还! 众人愕然,连韩珊自己也被脱口而出的话惊呆!

    高家,高一鸣责怪嫂子不该当着众人信口开河,债主们不可能将他打死,他们家任何人也不可能去承担哥哥的债务,哥哥死了,债务关系也应该随之消失。柳细腰听到儿媳妇要偿还上百万的债务,一下子懵住,她搜集家里总共也没几万块钱,用什么来偿还债务! 韩珊也早已被自己的举动惊呆,默默地瞪着眼睛,无神且无助。

    韩珊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夜,高维岳在卧室里也坐了一夜。

    黎明,高维岳走出卧室,看着一夜未睡,仍旧坐在沙发上的韩珊。高维岳开导韩珊,人总得活下去,说出来的话一样可以收回,韩珊却抬头字字清楚地告诉公公,高一飞的债,她要偿还。柳细腰提着衣服跑了出来,质问儿媳用什么来还?韩珊回答: 卖房子!听到韩珊的话,柳细腰愕然地说不出话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媳妇竟然恶毒如此,儿子刚死,甚至是生死未卜,儿媳妇就开始打房子的主意!柳细腰明确地告诉韩珊,只要她柳细腰活着,她就休想打房子的主意。她现在终于明白韩珊为什么要在高一飞出差前提离婚的事儿了,不就是想耍了高一飞,还霸占了房子吗!

    高维岳伸手将老伴拽进卧室,关上房门。卧室内,传来高维岳和柳细腰的争吵声,韩珊默默地听着公婆的争吵,面无表情。韩珊掏出手机,看着丈夫最后一次打给自己的电话号码,头脑中好像又听到了高一飞最后一次对妻子说我爱你的声音。韩珊将电话拨了回去,话机内一片忙音,韩珊对着发出忙音的电话哽咽地告诉高一飞,她来帮他还债,因为她希望丈夫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老张和王姐劝说韩珊不能轻易答应还债,上百万的债务,一个女人怎么还得了。韩珊久久不语,她这一辈子还没有不经大脑说出过一次不负责任的话,这此,还债的话冒出去了,她便没有办法收回了,而且,不管她和高一飞之间的感情如何,她现在还是高一飞的妻子,她有责任承担高一飞遗留下的一切,财产,还有债务!

    高维岳瘸着双腿,行走在二手房的中介公司,打听自家房子的价格。

    韩珊和高维岳几乎一前一后地进家,高维岳告诉韩珊,他们的这套房子最多可以卖到60万,能还掉一半债务。柳细腰听到公媳二人的对话,举着一根蜡烛走到韩珊和高维岳面前,威胁二人,如果谁敢动一下她的房子,她会和这房子一起烧成灰烬。

    老张帮着韩珊将债主找来,最后一次提醒韩珊,现在还可以食言。韩珊无语,默默地接过债主们的欠条,拿起笔在借款人高一飞的名字旁写下自己的名字。韩珊签完字,刚刚将笔放在桌上,笔又被另一只苍老的手拿起,高维岳提起笔,在韩珊的名字上方,又端正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柳细腰一直举着蜡烛坐在沙发上,她宁愿和这房子同归于尽,也不能眼看着房子转手给别人。高一鸣脸色阴沉地走进房间,告诉母亲,嫂子和父亲已经在哥哥的债务上签字。柳细腰一阵哽咽,手中的蜡烛掉在地上,她没有勇气死,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活!

    海面,星星点点的渔火在海面闪烁。不远处,一个重物随着流水冲进海水……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

channelId 1 1 电视剧《家有公婆》第1-38集分集梗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