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幸福的房子》力图拍成一部真情实感,表现普通人追求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在不断追求中历经坎坷与心酸的电视剧。这部电视剧的创作主旨,在于揭示老百姓脚踏实地的生活态度和锲而不舍的乐观精神,赞颂蕴含于普通老百姓之中深厚而广大的积极力量,剧中的夏妍和秋天,李羽和武京秋,姥姥和老古董,秋天妈和二舅妈,王小柱和张师傅,小娟和吕方圆等,构成了一组组鲜活的人物群像,并通过他们的喜怒哀乐描绘成当代平民生活的《清明上河图》。

 

  关于话题

当下电视剧制作水平越来越高且数量惊人。能让观众记住并留下印象的电视剧,往往是因为作品所宣传的创作主旨在观众中能产生共鸣,并在短时间内形成所谓社会性的“话题”。这种“话题”给观众带来很多茶余饭后的“话资”,也使媒体找到了加大宣传力度的“切入点”,因此能够得到较高的收视率。至于《幸福的房子》能否在电视观众中引发话题,引发什么样的话题,将是从创意开始到拍摄完成,贯穿始终,不断找寻并加以放大的主要内容。

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是在我国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功后,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美好愿望,是建设和谐社会必不可少的前提,但这些“道理”恰恰形成不了这部围绕老百姓住房问题而展开的电视剧“话题”。

其实“房子”本身也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引起关注的话题,这个话题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又与普通市民的家长里短相关。但这仅仅是个一般性议论型的话题,离“触动每一个观众的内心世界”还有一定的距离。

老百姓在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好日子时不断遇到的“尴尬”,在不断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时发现和遇到的“新问题”才是话题。将日常生活中因为各自的认知不同,愿望不同而不断发生的“摩擦”放大之后,才能成形成以小见大的“话题”。无论是已经面目全非的四合院,还是暂时借住的“出租房”,无论是身陷“空巢”性格怪癖的老者,还是收入微薄却为人热情的外来务工人员都有可能参与到话题中来,而逐渐形成引起普遍热议的社会性话题。而“真正的安居乐业是建立在人与人相互尊重相互关心基础上的社会和谐”也有可能形成一部电视剧的主题。但是要想形成“谁是谁非”式的话题就不容易了,显得不够亲近,不够可爱,也都不会引起观众太大的兴趣。因此,缺少人物与人物的对立冲突,缺少让观众参与的取舍与选择,都不能形成有“观赏趣味”的话题;好看,同时又有“观赏趣味”的话题应该具备即有内在动力又有外在张力的“社会性热点”。

这部戏追求的是“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在表现手法上是以“展现凡人小事”为主,是“用‘显微镜’去观察琐碎的生活细节和渺小的人生困境”。这就意味着在故事的跌宕起伏上,在人物命运的大起大落上也许比较的“平和”。没有刻意安排的命运起伏,也不去人为地组织矛盾,这种追求从艺术品味来说是水到渠成式的自然纯熟。从“大杂院”这种题材的角度来看,以往同类作品也很多,如果我们按照一般化的处理来对待这部戏,观众有可能会盲然地坐在电视机前听着电视里的“街坊四邻”说来道去,然后品头论足一番而已。但是,一旦形成他们感兴趣的“社会性话题”,情形就会大大地改观,收视兴趣会就会因为普通电视剧观众的热情参与而大大提高,用开放式的处理,激发观众的“参与”热情,将是这部电视剧形成话题的主要努力方向。

 

二,关于“追求”

要有追求。但绝不是编剧导演在情节设置上的刻意追求,而是戏里每一个出场人物在日常生活中“寻找幸福”的追求,说白了是角色们依据各自不同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处境,依据不同的教养和性格,“在现实矛盾中各自不同的追求”。

说追求也行,说斤斤计较也行,总之应该大胆选取最具时代特征,最生活,最平民化的“追求”。这种追求的口味也许不是很高,但在追求的过程中,往往会遭遇到值得我们关注的“人生尴尬”。在倡导和谐社会的同时,如果能通过特殊关照的手法,去展现小人物内心世界,把他们在“人生尴尬”下隐藏着的可爱而善良的内心展现出来,我们的“话题”也就离现实生活,离普通的老百姓的内心世界更近了一层。

要敢于把“微不足道”生活追求放大,通过电视剧来一次“艺术凸显”,从老式四合院到新式大杂院,从早期的“板楼”到新兴的“塔楼”,从“拆迁户”到“囤房户”。用我们贴近现实生活的独到处理,徐徐展开一幅新时代大都市的《清明上河图》。让邻居们,大爷大妈们全都熙熙攘攘地挤到镜头前,让他们在争吵中感受谦让,在无情中体会友情,在斤斤计较中重新审视内心对善良的“渴望”。在相互理解中重新体会做人的“胸怀”。

这种“追求”应该是鲜活的,这种“追求”的强烈与否是确立作品风格,调整作品节奏的关键。要一个追求接着一个追求,一个追求引发另一个追求,就像安徒生童话中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一样,我们要写出渔夫的可爱,更要写出渔夫家那个贪婪的老太婆的可爱,用我们细致入微的电视剧笔触,好好“晒晒”每一个人在内心深处的“追求”,让观众发出会心的感慨,可不是嘛,当初上班能骑辆自行车,做饭能有个小厨房就算做梦了,你瞧瞧现在……

我们的任务不是去评价这种追求,而是以“平视”的视角去参与这种追求,在一件又一件日常生活随处可见的小事上为我们的兄弟姐妹,街坊邻居出谋划策。也许我们不太高尚,对亲者,依我们的认识水平给他(她)们出点不可外露的“好主意”,替他(她)们激动,和他(她)们一起去期盼。或者搅尽脑汁不显山不露水地给他们出些馊主意,在暗中善意地期待着他们倒霉。要有“悬念意识”,要敢于沿着观众的收视兴趣“耍点儿小聪明”,让他们“爱看”才是硬道理。

“追求”是这部戏的动作核心。在围绕着“房子”而引发出来的一系列“追求”中,贴近每一个角色的内心。

 

三,关于“命运”

要有命运。绝不是当下电视剧里刻意安排的“命运”。比如谁是谁的私生子,谁是谁大学时代的初恋。我们不是一般化地排斥这种命运,而是首先从认识上统一这部戏里所说的“命运”和这种“命运”的时代特征。

这部戏里出现的“命运”,应该是在一连串“追求”,一连串“取舍”之后出现的意外转换。时代在飞速发展,难以预料的变化太多了,人们在掰着手指头一一算计时,往往会顾此失彼,因小失大,就像炒股、拆迁,就像找工作跳槽……时代变了,需要一一算计的事越来越多,但是,生活中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越算计越出事,越算计越让人提心吊胆。

想想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发生的变化吧,当年改造老城区时多少人争抢着从大杂院里搬出去,哪怕是一室一厅,只要自己家里有卫生间就行,只要早上不再端着尿盆去胡同的公共厕所倒尿就是一种解放。然而,短短三十年过去了,当年第一批“逃”出大杂院的人已经开始后悔,楼房里住了三十年,连自家对门的街坊姓什么都不知道!相反,当年没搬成,至今还留在胡同里的人挺得意,这条胡同,这片四合院已经不断升值,快成宝贝啦!

时代变化得太快,人不算计不行。当年曾经风行一时的“难得糊涂”已经没人再往自家墙上挂了,时代在突飞猛进变化的同时,不单教育了人们重新回过头来审视什么是邻里之情,什么叫做街坊,“街坊四邻”,这是多么让人感到亲切的称呼呀,没了,越来越少越来越可贵了,也许,真的有一天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了。时代的飞速发展使今天住在大都市里的人格外感到命运的“深不可测”,格外感到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深奥。但这,恰恰就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平民百姓生活的“变迁史”。

 

四,关于“出奇”

要善于出奇。去掉刻意和雷同之后,不一般化的处理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可以大胆设想一下,首先,当然不是表面化的出奇,因为我们还不至于那么浮浅。我们主张的应该是“坚决而有效地展现凡人小事”和“不惜用‘显微镜’去观察琐碎的生活细节和渺小的人生困境”。是从“琐碎的生活细节”里看出实实在在的“人生困境”,从实实在在的“人生困境”中看出“脚踏实地的生活态度和锲而不舍的乐观主义精神”。从而达到“凸现一种坚忍不拔的价值观”的目的,这是十几年前拍摄《贫嘴张大民》时的追求,这个追求直到今天仍然令我兴奋不矣。

可以设想一下在这部电视剧里,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说服四合院里的邻居们,让住惯了大杂院的他们住一晚上五星级大饭店,这也许比较“奇”。当那些老街坊,老邻居走入高档客房的一瞬间,突然感到一丝伤感时,你就会体味出“出奇”的真实含意了。生活向他们敞开了另一扇窗:床原来可以这么舒服,地毯原来可以这么柔软,光线原来可以如此诱人,窗纱原来可以如此妩媚。住在大杂院里已经几十年的老俩口在一夜之间突然伤感起来了,他们觉得这一切来得太晚了,他们在这一瞬间似乎和80后、90后,乃至00后们产生了某种沟通,他们被软化了,在感慨几十年含辛茹苦,几十年艰苦创业之余“投降”了,他们要重新体会体会什么叫“追求物质享受”了,于是,他们大胆决定立刻搬家,哪怕是去贷款买房,于是,他们“上当”了!上了时代发展的“当”!这样的处理也许远远超过某些电视剧里开发商派黑社会的一帮人摇着肩膀去胡同里吓人来得真实。因为仅仅一个“睡”字所引发出来的联想,其实是最 “琐碎的”是值得展开的“生活细节”,也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巨变的写照。

结构之美和“视角”是分不开的,现在的大纲里比较集中展现了双牌坊和四合院,这是可以的。但问题是,如今的四合院已经和十几年前的四合院不是一个意思了。我们是不是能在四合院的基础上,把眼界再放开一些。

比如,把当年第一个从四合院里搬出去的人写成如今的空巢老者,即本剧中的老赵,深陷孤独的他重访旧地,而过去的老街坊已经全都搬走了,满院住的都是外地来京的务工人员,山南海北操什么口音的都有,他想收回原先属于自己的那间小北房,但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小北房的主人比他更有眼光……这样的设计应该算做“奇”。

已经住进高楼大厦的人们,在人情淡漠的今天,正在努力重新结识新的“街坊四邻”,不单费尽力气去组织社区活动,带头扭秧歌,练太极,但终究因为“接不着地气儿”只得花钱重回四合院去找“出租房”,终于又搬回已经不属于自己家的那间老房去住,却发现邻居已经变了,是个热衷胡同文化的外国人,天天向他这个老北京吹嘘“胡同的魅力”……这样的设计也应该算“奇”。

坚守在四合院,等着拆迁的人,并不都是无房户,他们在等待命运“最终结果”的降临。这些年来,他们已经做了大量努力,甚至买了一套或几套商品房去出租,甚至是“群租”。在几十平米的有限空间里住着正在奋斗的大学生,比如本剧中出租隔断间的小辛。也有住着“将就到年底就回家结婚”的小时工,比如本剧中的小娟……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人构成的小社会也应该算“奇”。

当我们放开视角,仔细品味现实生活时,我们会感受到与以往电视剧有很大不同的“生活魅力”。只要我们下力气展现,必然会在展现的过程中,触摸到最具时代特征,最生动有趣,最值得去争论的“话题”。

 

五,关于“人物”

要有人物。好好活着是一件多做么有意义的事。这部电视剧中的人物想做的和所做的都是那么实实在在,让人“看得见,摸得着”。比如本剧中的开发商李羽,比如武京秋。好作家从来就不是折中主义者,价值观与是非曲直从来就是艺术的灵魂。我们的作品要展现出道德的力量,来冲击观众的心灵。展现出来的是诚恳的力量、坚持的力量,因为该剧的创作者相信有真善美、相信有崇高。而“相信”恰恰是这部戏最大的力量。观众将被这种力量吸引着无法走开。

本剧执着地相信人间有真爱,世上有真情,执着地相信无论社会怎样进步,时代如何变化,中国人还是中国人,中国人最懂礼仪,最讲究“温良恭俭让”。比如本剧的男女主角夏妍和秋天,再比如夏妍的姥姥和老古董……

于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一直寻找的“话题”也似乎隐约可见了:欲望需要坚持,胸怀更需要坚持!每个人的少年时代都有一种崇高的梦想,但是随着我们长大,能力变强,却开始怀疑、取笑自己儿时的无知。看到了假,就开始怀疑自己崇高的真。看到了丑,就开始怀疑自己认定的美。看到了恶,就开始怀疑自己判定的善。渐渐的,我们开始不再坚持,或者继续坚持下去,比如本剧中的流浪歌手王小柱和大学生吕方圆,比如冬子和罗伯特……

当我们细心体味这些鲜活的人物,和他们一一交谈时,作为这部戏的话题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在利益与亲情之间选择取舍,在取舍与摇摆之间学会坚持。

 

六,关于“设计”

首先要彻底摆脱在结构和人物命运上陈腐的套路,返朴归真。用近乎苛刻的眼光,就像在电脑上使用“杀毒软件”一件,先来一次全景式“扫描”,看看这部电视剧在结构上到底有几处是“刻意的安排”和看似“雷同”的。就“幸福的房子”这个题材来讲,“房屋倒塌,领导站在没膝的水里含泪询问”不可取,这样的设计虽然感人,但是在类似题材的电视剧里早已屡见不鲜。把值得关注的弱势群体写成天天在胡同里摇摇晃晃也不可取,这样的设计太想当然了。

不是一味地回避设计,要在“人物”和“动作”的合理性中看出准确而鲜明的时代感。看出剧中人物因其各自的性格,各自的社会地位,各自所处环境的不同,因而造成的价值观不同。更重要的是不显山不露水地将这一切“设计”还原在真实的生活之中。

总之,这是一部呵护小人物内心欲望的戏,淡淡的喜剧色彩,不刻意追求表面效果,尤其要避免闹剧味道,在自然而活泼的风格之中,流露一线伤感与心酸,能引发含泪的微笑便足以完成艺术使命了。

 

沈好放

 2011429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

channelId 1 1 《夏妍的秋天》导演阐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