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继续蹲下和孩子们交流

——电视连续剧《小小飞虎队》导演阐述

 

 

引子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听过王强(王志胜)的一次报告,他讲的飞虎队个个像神兵天降,神出鬼没,那些传奇浪漫又诙谐的段子,听得我们这些孩子都伸长了脖子,老师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每每讲到精彩处,往往使大家露出会心的笑。这和当时其它的阶段教育报告会上那种一把鼻涕一把泪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后来才知道,飞虎队的队员说起打鬼子,都喜欢这种惊险又诙谐的段子,而那些惨烈、血腥的段子他们都不大爱讲。

这次为此戏重访原小飞虎队成员刘宗仁等人,他们饶有兴趣地回忆起当年他们这些铁路上的孩子巧送情报、戏弄汉奸这些充满童趣、而又机智浪漫的细节,这和我们原来看到的大多影视片中孩子在战争中失去了天真,早熟,像小大人那样打小鬼子的概念又成了悖论,这些成人形的儿童无疑是值得敬佩的,但同样是抗日儿童的故事,是否有另一种说法呢?即以童心的纯洁、美好对比战争的丑恶和残酷,以儿童纤细的外形衬托战争的博大和厚重。我们着力表现孩子们在战争背景下轻松时候的欢快和喧哗。那种对飞虎队的崇拜,那种对鬼子的嘲笑和耍弄。而这种战争废墟中的欢乐和童贞最终又被可恶的法西斯毁灭了。

同样是抗日题材影视剧,是否能拍得别太沉重、哲理,而是轻松好看点呢?轻松是成熟、智慧的表现,举重若轻是一种很高的审美境界,这不等于避重就轻、放弃对思想和深刻性的追求,而是创造一种举重若轻的艺术美。

 

主题和意义

我们片中的主人公是懵懵懂懂被人带入战争的,飞虎队的的神奇和勇敢影响了他们,他们虽大多没有以前影视片中那种复仇的前史,但他们打鬼子和汉奸的目的是那样的朴素和单纯,他们在用他们的天真浪漫来营造他们打鬼子的方式。

本片将以抗日期间鲁南铁道线及微山湖为背景,表现了大壮、虎子、小银等孩子在飞虎队的影响下,运用儿童式的机智、幽默和浪漫英勇送情报、打鬼子汉奸的传奇、惊险经历。通过描绘在此过程中他们之间(包括日本孩子喜郎);他们和大人之间;他们和小动物、大自然之间所形成的美好情感和炙热的友谊以及这种孩子们善良、美好的心灵、纯洁深厚的情感最终被残酷的战争所摧毁,揭露了法西斯制造战争世界的罪行;讥讽了小鬼子愚蠢可笑的行为;颂赞了热爱和平,不要战争和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

人们都热爱和平,但为了孩子,人们更要珍惜和平。因为谁也不能断言,当今世界的孩子再不会遇到战争,这是人类所面临的共同主题。

 

风格和样式

儿童是天真烂漫的,他们喜欢笑的艺术和神奇、浪漫的预言、童话故事,所以此剧制作要具有鲜明的形象性,强烈的动作性、丰富的想象性。以儿童的行为来展开情节,少作复杂的心理动机分析,过于深奥、详尽的心理分析只会使小观众感到茫然。别林斯基说过:“儿童不需要辨证的结论和逻辑一贯性的证明,他们需要形象、色彩和声音。”

此剧是在现实主义基础上,有儿童浪漫主义诙谐色彩的情节剧,童趣中透出惊险;浪漫中透出传奇;诙谐中透出悬念;抒情中透出童趣。

有悲情但要处理的浪漫、可爱。

有夸张但是在真实基础上的夸张,虽然故事有很大的演义和传奇成分,但仍要朴素可信。讲究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按排和出人意料的结局,在危急的关头,用孩子的天真浪漫去化解。

用大壮等三个成立小飞虎队的孩子寻找飞虎队送情报的线索贯穿全剧,孩子们的视点作为主观点,借鉴美剧的构成方式,即讲究全剧情报线大悬念的贯穿,每段故事又相对独立成章。

 

主题形象和主导色调

火车站与微山湖是本剧的主导场面氛围,所以枕木、芦苇、鲁锦布等应该成为全剧的贯穿主题形象,但这应是在每个场景相对合理的前提下出现。

色调总体上处理为一种老照片的感觉。暖灰的主导色调,注意黑、白、灰三大色系的运用,艳丽、繁杂的色彩要控制使用。画面不能搞的脏。

 

对各创作部门的提示

拍儿童戏给我们这些拍贯了成人戏的创作者提出了新的课题,儿童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好动、好奇、不熟悉镜头,不能适应跳拍等,所以要尽量让我们的处理去适应小演员,而少让他们来迁就我们。

尽量不过多地要求孩子去适应摄像机、迁就构图、“借地位”等。

扛拍、偷拍、抢拍相结合,注意运动镜头的流动感和节奏感。

中近景的主要运用:儿童演员一般近景和特写独自表演比较困难,相反小演员在中景内和小伙伴或成人对手在一起演戏就比较容易做到真听真看,有对手进行真实交流表演往往比较自然,另外,中近景也能较好地适应运动镜头、扛拍的需要。

运用低机位,仰、俯拍和广角镜头,孩子眼中的景物充许一定程序地夸张。

光景要营造出神密,浪漫和惊险的氛围。

烟与雾大量运用,特别是在梦幻场面。

在一幅画面中,往往新奇的东西和大块的色彩或运动着的人物首先吸引孩子们,因此画面构图及场景营造上要简洁,色彩要单纯,拍摄的主要对象在服饰、化妆、画面所按排的地位应该有特点,各有其貌。适当夸张但必须是在真实生活的基础上。

镜头构成上强调大的情绪连贯,顺着生活逻辑情节发展而有机地发展,儿童喜欢动作性强的场面和快节奏的欣赏氛围,所以对切、快切、会被大量使用,但是有充分的剧作依据,可考虑多用运动镜头,但得是快节奏的。

本剧将有相当数量的武戏和特效,各部门要提前作好衔接沟通。

童谣运用是本剧的音乐主体,诙谐、浪漫、飘逸或独唱、合唱或加合声,渲染不同情绪,伴奏不易复杂,在一个大的主题音乐下进行诙谐、惊险等的变奏,适当夸张音响的作用,画外空间应有必要的关注。

(“关于“人物设计”一文附后)

 

尾巴

用一个小故事来结束本文:

乡道上,小孩正低下头和路边的花说着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我问他:“你对花说什么?”他听不见,我只好蹲下对他又说了一次,他说:“我对花说‘你今天开得真好看’”。他还告诉我,如果我要对花说话。一定要蹲下来在花边耳语,花才能听见,就象我对他说话也要蹲下一样……

 

 

 

钱晓鸿  2010年9月5于枣庄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

channelId 1 1 电视连续剧《小小飞虎队》导演阐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