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幸福密码》分集梗概(27集)


第一集           
     
韩西凤在家乡小镇开了一家卤味店,凭着祖传的出色的厨艺挣钱供着丈夫石向南在省中医院读书。当她得知向南已经从医学院毕业并分配到省中医院工作的消息,便关了卤味店,兴冲冲来到省城,梦想着从此能和向南在省城安家落户。
岂料向南和她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向南根本就没有正常毕业!这些年他无心向学,一直在捣腾生意,不但学业无成挂科留级,而且还递交了退学申请。
西凤在哥哥西光和闺蜜秀秀的帮助下,暗中跟踪向南的死党丁原,终于找到了向南的下落。
在西凤的逼问下,向南只得和盘托出真相。西凤失望之极,找到秀秀哭诉,被一向不看好向南的秀秀数落一番。西凤痛定思痛,决心说服帮助向南复学,以投资支持向南继续开鱼店为条件,和向南签下“家规”。
西凤在省中医院门口支起了流动的卤味摊儿,希望能因此结识负责学生工作的袁副校长。

第二集

西光看不惯向南的折腾,更不忍心自己的妹妹跟着受苦。他找到向南,表示愿意用三万元收购向南的鱼店,让向南回学校继续完成学业。向南一意孤行,气走西光。
西凤在袁副校长那儿为向南复学的事碰了壁,小两口为此发生争吵,向南一气之下赶西凤回小镇。西凤在收拾衣物时发现了多年前向南开的一张方子,计上心头。
向南在公园看到有人摆棋局赌棋,便买回棋谱研究,想靠赌棋来解决鱼店的资金来源。
西凤拿着向南早年开的方子,终于说服袁副校长同意向南复学。而此时的向南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背熟了很多棋谱,大摆棋局屡战屡胜,无心复学。
心急如焚的西凤找来了象棋高手王老,破了向南的残局,希望向南能彻底回心转意去复学。丁原无意中知道了这个秘密,并告知向南。
为了摆脱西凤的管束,向南和丁原半夜偷偷卤汁中兑水,想坏西凤的生意,挤走西凤,被西凤识破。
因为停电,向南的鱼全部冻死了,向南迁怒于西凤。
向南被债主堵在鱼店,丁原跑来向西凤求救。西凤带着钱和闻讯赶来的西光和秀秀给向南解了围,西光为此要西凤和向南离婚。

第三集

秀秀认为西凤对男人没眼光,带着西凤去见识不同的男人。西凤却在对比中看到了向南的优点,回到向南身边。
和丁原喝得大醉的向南,终于跑到西光家楼下向西凤认错,表示不想离婚。
小两口和好如初,西凤借机给向南制定了“十八不准”,向南不从。西光突然领着双方父母到来,父母的参与激化了矛盾,倔强的向南无奈逃走。
西凤找到丁原逼问向南下落,丁原守口如瓶,西凤担心向南的生活,无奈托丁原每天给向南送饭。
黄敏不堪忍受西光的沾花惹草,不顾西光的挽留,坚持出国留学,二人的婚姻出现裂痕,而西凤秀秀等亲朋好友却浑然不知。
十几天后,向南以成功人士的姿态出现在西凤面前,号称自己已经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丁原跟在一边溜须拍马。向南带着西凤疯狂购物,得意万分。
秀秀来到西凤的卤味摊,告知西凤嫂子黄敏要出国留学的事。西凤警告一直暗恋西光的秀秀,不许她破坏她哥哥的家庭。
    黄敏要出国了,全家人聚餐为黄敏送行。黄敏建议西凤要个孩子,而西凤却想着如何把向南打造成西光一样的优秀男人

第四集

向南在西凤的“十八不准”上签字,貌似改邪归正,西凤安慰。西凤生日,向南吹了一夜气球给西凤营造了一个浪漫的氛围,西凤感动万分。
向南又有了新的想法,要和丁原去广州干大事业。
当夜,西光、秀秀都赶来给西凤过生日,而向南却没有如约出现。秀秀听西凤诉说向南近期的活动,敏感地判断向南参加的是传销组织。
西凤、西光和秀秀四处寻找向南,西凤在火车站等了三天仍没见到向南的身影,终于身心疲惫被送进了医院。
 躺在医院的西凤刚清醒过来,又偷偷拔掉输液管跑到了火车站。西凤终于等到了向南,为了抢向南的火车票,西凤被车撞伤。
医院内,双方家长都闻讯赶来,西凤的父母和西光坚持要西凤离婚,一时吵得不可开交。
西凤醒来,向南自觉无颜面对西凤,仓皇逃走。西凤坚定自己的选择,决不离婚,气走了父母和西光。
西凤和秀秀在小酒馆找到向南和丁原,二人这才知道自己是上了传销团伙的当。
向南沮丧,觉得自己配不上西凤,提出了离婚。西凤伤心动情的一番话,终于打动了向南,向南同意回学校好好读书。
西凤为了督促向南好好读书,制定了新的二十四条家规。

第五集
   
    向南也针对性地拿出了约束西风的家规。
西风想出了“望梅止渴”“头悬梁”等诸多奇招,并全天候“陪读”,可是向南却心猿意马,想方设法逃学,但都被西凤堵了回来。
西凤对向南严加管制,阻止向南和丁原交往,甚至把向南锁在家里,逼其专心复习迎接毕业考试。趁西凤别秀秀拉去美容的空隙,丁原还是溜进了向南家。
西凤突然糊着面膜从美容院返回家中,把丁原堵了个正着,三人一通混战丁原落荒而逃。
向南念念不忘他和丁原的“肾黄金”计划,复习时分神,遭到西凤的“暴力”。
西凤监管向南几乎魔障,俨然成了半个中医,神神叨叨给西光和秀秀诊断,让他们非常担心。
向南终于毕业了,可是他却坚持不肯去中医院报到,一心投入了“肾黄金”的项目中,任众人如何规劝,死不回头。
向南和丁原在街头做问卷,西凤追来。丁原认为向南是个前途远大的人,不适合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凤和丁原的战争,就此开始。
向南和丁原为“肾黄金”的项目四处拉投资,甚至求到了秀秀处,却遭到秀秀一通奚落。
 为了拉投资向南和丁原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贾总上。
由于校园周边改造,西凤的卤味摊儿没处开了,很快,西凤连交房租的钱都没了,只好去夜总会打工。

第六集
   
    向南和丁原在夜总会招待贾总,西凤被贾总调戏。向南无可忍忍出手打了贾总,生意自然黄了。向南被夜总会扣下,要向南赔偿损失,可是向南身无分文。幸好遇到西光,为二人解围。
西凤不顾西光阻拦,跟向南回家,却发现行李已经被房东打包扔出。走投无路的西凤来找秀秀,秀秀却再次主张西凤和向南离婚。西凤不满秀秀埋汰向南,负气离开,一个人来到桥洞下。
随之而来的向南面对西凤的哭诉,终于向现实投降,同意去中医院报到。小两口乐观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中医院以向南逾期报到为名,拒绝接收向南。此时,向南和西凤才知道,丁原原来是丁副院长的儿子。可丁原见到父亲就像老鼠遇见猫,不仅丝毫帮不上忙,反而被丁副院长误认为是向南带坏了丁原,结果可想而知。
西凤靠着秀秀借给的钱交上了房租,解了燃眉之急。

第七集

西光不忍西凤跟着向南吃苦,强行拉走了西凤并放下狠话,向南找不到工作就甭想接走西凤。
缺乏社会经验的向南在一家私人诊所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如愿接回了西凤,西风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黑诊所老板用国产维生素冒充进口维生素,几毛钱一瓶的维生素卖到了几百块,并以涨工资为诱饵让向南和他唱双簧狼狈为奸。为了给西凤一个安稳的生活,向南暂时忍着,可良心却备受煎熬。
    目睹黑诊所老板花言巧语坑骗病人,向南怒火爆发,揭露了黑诊所的真相,却被老板反咬一口,愤怒的向南暴打了老板,进了拘留所。
 西光把向南保了出来,苦口婆心劝向南和西凤离婚,希望他别再拖累西凤。
    沮丧挫败的向南决心和西凤离婚,约西凤来到一家餐馆摊牌。
西凤却为向南能主持正义而倍感自豪。这时临座一个小孩癫痫发作,向南用一把缝衣针给孩子做针灸,救了孩子。
救癫痫儿的事件使向南备受媒体的关注,也为向南赢得了重回中医院报到的机会。
分到儿科的向南被患儿折磨得够呛,儿科主任赵大夫也对向南苛刻严厉,向南开始失去信心。
丁原抓住西凤的把柄,迫使西凤不得干涉自己和向南的交往,西凤为了向南,只能忍耐

 

第八集
  
西凤想出各种方法鼓励帮助向南,并把小卤味馆开到了向南工作的医院旁边,以便更好地监督向南。
向南慢慢得到了患儿的信任,也让赵大夫非常欣赏。向南领悟了儿科工作的意义,主动自觉地拒绝了丁原的诱惑。
西凤醉心于帮助向南与患儿打交道,她跟秀秀表明心迹,立志辅佐向南进步,为向南制定了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副院长,院长的职业规划。
    孩子们都很喜欢向南,赵大夫也对向南非常呵护,向南的实习期的最后一天,向南却因为为贫穷患者开了个省钱的方子惹怒了内科的王主任,告到了丁副院长那儿,向南转正无望了。
 没想到丁副院长只是口头警告了下向南,给向南转正了。
西凤带着向南回乡庆祝,石母想要让西凤和向南赶紧生孩子,西凤却提出了五年计划,只有向南考上研究生,当上主治医师后,才能考虑生孩子的事情。

第九集

为了孩子,向南在西凤的监督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奋斗,工作之余全力准备考研
 丁原为向南打抱不平,带着向南和医药代表们喝酒玩乐。西凤偷偷跟踪,叫小姐进包厢陪丁原和向南,借机收拾他俩,丁原再也不敢引诱向南,向南被逼在家规上又新添了几条戒律。
秀秀数次相亲无果,西凤忽然开窍,想把丁原和秀秀撮合在一起,既能帮秀秀解决终身大事,又能让秀秀管着丁原不再影响向南进步。西风不顾向南阻止,为二人安排相亲,结果自然是两边不讨好。

第十集

向南考上了研究生,向南父母特意赶到城里一起庆贺,生孩子的事情再次被提到议事日程上。西凤坚持自己的五年计划,引起向南父母的不满。
向南母亲言传身教,激发向南的血性,鼓励向南在要孩子的问题上表现出强势。向南想法刺激西凤,可却毫不见效。
向南买了个鹦鹉,教鹦鹉叫妈妈。结果被西凤送给了秀秀,西光到秀秀家,误会秀秀,秀秀大为光火,又把鹦鹉送了回来。西风只好把鹦鹉送回小镇让父母帮养着。
鹦鹉不奏效,向南又把西光的儿子童童接到家里刺激西凤。西凤早就看出了向南的意图,根本不为所动。
  向南发现童童胆小怯懦,被同学欺负,鼓励童童反抗,童童勇敢反击同学,重新有了自信。老师把童童打架的事情告诉了西光,西光愤怒,认为向南教坏了童童,接走了童童。
向南不但没打动西凤,还被西凤埋怨。他买了一顶帐篷支在客厅里与西风分居,以此表示对西风不生孩子的不满,西风终于妥协了。

第十一集

    西风怀孕了,向南喜出望外,格外细心照料西风。
丁原听说向南就要做父亲,把医药代表送的红包分给了向南,以此表示祝贺。
结婚八周年纪念日,向南第一次买了一个戒指给西风。看着贴满一面墙的婴儿B超图,向南心理充满了期待。西风却冷静地督促向南继续考博。
    丁原推荐的药品有很大的副作用,向南出于医生的良知,停用了此药。医药代表把向南告到了丁副院长处,向南承担了所有责任,没有供出丁原,被停职。
向南瞒着西凤,西凤察觉,灌醉了丁原,得知事情真相。
西凤小心安抚向南。此时,向南的一个患儿因为私下吃了家长的药,与向南的方子发生了冲突,病情恶化。家长一口咬定是向南药方的问题,要求医院赔偿,并要起诉向南。向南对医生的工作失望,提出了辞职。 
西凤去找患儿家属求情。争执中,西凤摔倒。虽然患者家属同意不再起诉,可是西凤却流产了。

第十二集

丁原在丁副院长面前承担了收取医药代表红包的所有责任辞职离开中医院,向南很为他担心。
    八年后,向南已经是儿科主任,医院中的成功男士。而西凤却一直宅在家里辅佐向南,成为一个地道的家庭妇女,全职太太。 这些年向南和西凤的生活过得非常程式化,平静而毫无波澜。
打扮时尚、灵动跳脱的实习医生郁禾出现在医院,郁禾的倔强和无畏,让向南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郁禾也被成熟的向南深深吸引。
西凤给向南送饭,在患儿家长面前夸耀向南,非常自豪。外科的王主任给西凤吐露了丁副院长即将退休的消息,西凤内心欣喜。
郁禾得知西凤居然是向南的妻子,觉得很不可思议。
向南对西凤的饭菜早已厌倦,和同事交换,被西凤发现。医院里的人风言风语,都觉得西凤配不上向南。
西凤试图改变自己的形象,却被向南嘲笑,俩人都觉得,生活中缺少了激情。西凤因为当年流产,一直不能怀孕,现在身体终于恢复,向南和西凤开始努力造人。
对于副院长的人选,医院内分成了两派,分别力挺向南和王主任。向南对副院长完全没有兴趣,这更引起了郁禾的好奇。
向南的医术高明,逐渐病人们都以为孩子看病为名找向南,甚至找到向南家里,引起了王主任的不满。

第十三集 

西凤一直怀不上孩子,向南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向南以丁原的名义去男科检查,证明自己身体没问题。
秀秀已经成了大龄剩女,向南和西凤数次给秀秀介绍男友不成,这次又给她介绍了一位有点怪癖的妇科大夫,秀秀拂袖而去。
郁禾因为晚上出去玩而上班迟到,郁禾用美容品讨好向南,向南虽然拒绝接收,但是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
郁禾年轻时尚,光彩四溢,成了医院的焦点人物,这分别给了西凤和向南不同的刺激。在郁禾的对比下,西凤开始自卑,向南则感觉到了年龄的压力。
向南在月末总结大会上批评郁禾上班睡觉,并拿出视频作证,却被郁禾反击。郁禾事后开始担心自己在中医院的前途。
向南觉得自己和西凤之间缺少激情,决定带西凤去情人旅馆,没想到却刺激了敏感的西凤,二人不欢而散。郁禾看到落寞的向南一早离开情人旅馆,误会向南是个修炼很深的老男人。
黄敏归来,西凤张罗大家吃团圆饭。黄敏在桌面上提出了和西光离婚,西凤冲动地指责黄敏,弄得大家不欢而散。

第十四集

因为郁禾的疏忽,一个孩子的病情迅速恶化,向南及时赶回医院收拾了残局,并承担了郁禾的责任,郁禾受到感动。
西凤因肠胃炎住进医院。在住院期间,西凤和郁禾开始有了接触,因为不自信,西凤开始对向南和郁禾的关系有了怀疑,找借口不出院,在医院跟踪监视向南。
    郁禾给西凤起了个“西太后”的外号,西凤非常生气,想让向南把郁禾调走。二人争执,西凤希望向南能够当上副院长,被丁副院长听了个正着。
西凤去找丁副认错,丁副劝了西凤半天,西凤勉强同意出院。
西凤觉得人人都看自己不顺眼,去找秀秀抱怨,秀秀建议西凤赶紧造人。西风成天掐点择时醉心于怀孕计划,弄得向南身心疲惫。
郁禾等人实习期满,请向南喝酒唱歌,向南觉得很放松。郁禾和向南玩“真心话大冒险”,西风的查岗电话让向南落荒而逃。

第十五集

西凤强拉向南到西光家,希望能够劝黄敏不要离婚,可是黄敏根本没回过家。西光和童童都坦然接受了离婚的事情,只有西凤无法理解,她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如此的陌生。
丁原从南方回来了,向南非常高兴,可是丁副院长却依然不肯原谅丁原,父子见面就大吵。
丁原向向南讲诉这些年来自己的经历,向南羡慕。西凤得知丁原回来了,担心丁原再次把向南带坏,一直追到了饭店,被丁原气走。丁原感慨,西凤这么多年居然一点都没变。
向南回家,西凤警告向南离丁原远点,向南提醒西凤已经成为一个不停抱怨的怨妇,向南被赶出卧室。
向南短信告诉西风不回家吃晚饭后因为手机没电就再也联系不上。西凤感觉到失落,百无聊赖,把孤独的感受写在了日记里,不经意被向南读到。

第十六集

西光离婚了,秀秀决定追求西光,带着西凤跟踪西光,却发现西光跟两个美女去了酒吧。
向南追来,小两口一见面就吵架。
在酒吧里,秀秀眼看着西光完美男人的形象崩塌,伤心喝酒。西凤不甘心,又打电话给黄敏,落实了西光的所作所为,秀秀崩溃。
向南努力想要弥补和西凤之间的裂痕,可是偏执的西凤却一心认为向南有了出轨的迹象,重新添加了新家规,更加严格地限制向南的自由。
郁禾对治疗小儿癫痫的新想法得到向南和院方的支持,他们开始了试验。
秀秀去找西光对峙,西光冷静应付,骗过了秀秀。
郁禾嘲笑向南是个老男人,向南有了危机感,开始锻炼身体,甚至拉着西凤一起,西凤对向南的变化疑惑丛生。
丁原撞车,来中医院包扎时跟郁禾耍贫,把丁副院长气得半死。
西凤做东请客,想要让丁原和父亲和好。

第十七集

在西风得和解宴上,丁副院长却被丁原气得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丁副院长让向南代理自己的职位,向南无奈只能同意。可是医院却传出了西凤为了让向南当副院长,故意设局气病丁副院长的传闻,向南听后大为生气,怨西风好心办坏事。
看到父亲被自己气病,丁原受到触动,主动去医院和丁副院长和好,西凤欣慰,向南意识到自己错怪了西风。
秀秀在酒吧上演了一出自甘堕落,重新换回了西光的心,秀秀得意。
郁禾和向南的项目成功了,被邀请参加医学学术会议。向南不想让西凤误会,隐瞒了郁禾同去的事实。
向南忘带了手机,郁禾自作主张给西凤发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向南不知情,继续对着西凤撒谎。
研讨会非常成功,向南和郁禾去酒吧喝酒庆祝,郁禾崴了脚,向南把郁禾背回宾,同去的王主任拍下了照片。在郁禾的房间内,向南抵御了郁禾的诱惑。
西凤看到王主任发到向南手机上的彩信,认为向南出轨证据确凿,哭喊着要去找向南算帐,被秀秀劝住,并对向南及男人展开了分析。

第十八集

秀秀带西凤去美容、买新衣服,西凤焕然一新,从家庭妇女变成了时尚女性。
向南出差回到家,西风按照秀秀的主意隐忍,拼命装温柔,向南很不适应。西凤终于忍不住大爆发,向南对自己和郁禾的事情越描越黑,西凤几乎崩溃。
秀秀借酒劲向西光表白,西光心软,二人发生了关系。向南来找西凤,把二人堵了个正着,向南更觉得西光是个伪君子。
向南在当年二人和好的地下通道找到了西凤。两人互诉衷肠,夫妻二人决心重拾年轻时的激情。
第二天,向南精神焕发去医院上班,顺便奚落了等着看热闹的王主任。
郁禾和男友小勇提出了分手,小勇认为是向南勾引所致,冲动之下到医院找向南算帐。西凤去医院取药,正好遇到。在众人面前,西凤力挺向南,化解危机。
向南回家,西凤开始大爆发,为了安抚西凤,向南主动提出了新的生活作息计划接受西风随时查岗。
秀秀和西光开始每周一天的试婚,不久秀秀提出了增加每周在一起生活的次数,西光感到了压力。

第十九集
   
    西凤严格抽查向南的作息时间。
为了应付西凤的查岗,向南甚至冲进了丁副院长的办公室,打断了丁副院长和人事处长的谈话。丁副院长力挺向南接自己的班,认为向南是个正直的大夫。
西凤按照秀秀教的方法,时时在向南身上搜查出轨的证据,甚至到医院跟踪向南,向南再也无法忍受西凤的骚扰,和西凤在医院里玩了一出跟踪和反跟踪。
西光觉得和秀秀发展得太快了,压力很大,西凤却很高兴,希望秀秀和西光能够有个结果。
向南找丁原抱怨,丁原却趁机向向南推荐哥们进口的医疗器械,向南觉得不踏实,建议丁原也不要参合,丁原没放在心上。
丁原带向南去迪厅玩耍,遇到郁禾。在郁禾的刺激下,向南拿使出了年轻时的本领,在迪厅疯狂了一把,引得郁禾对向南更加心动。
迪厅吵闹,向南没听到西凤的电话。西凤打电话给秀秀抱怨,西光以此为借口离开秀秀家。
向南尽兴而归,却在迪厅门口看到西光搂着一个女人。
向南装醉,被丁原送回家。西凤看到向南,也觉得自己最近有点看得太紧,夫妻和好。
西光晚归,借口车坏了,成功骗过秀秀,并恶人先告状,告诉秀秀在迪厅门口看到丁原和向南。
秀秀马上把“敌情”告知西凤,认为向南的出轨已经到了第三阶段,拿出数码相机要西凤跟踪向南。照片上的向南,笑得光彩四溢,西凤心软了,不忍跟向南摊牌。
就在西凤犹豫的时候得知丁原出事了。丁原捣腾的那批医疗器械果然有问题,因为丁原只是从犯,买器械的医院提出了200万的赔偿,否则就把丁原告上法庭。
丁副院长急得住了医院,变卖了所有的家当救丁原,并决定提前退休,让石向南接班。

第二十集

为了捞丁原,向南四处借钱,可是除了郁禾,没人肯借给他。
西凤为了断绝向南从家里拿钱的念头,跑回老家,把向南父母接来,还打算买房子。向南无奈只能半夜偷偷在家翻存折,却翻到了西凤跟踪自己的照片。向南心凉,对西凤彻底失望,搬到医院去住。
秀秀和西光都分别帮丁原想办法,秀秀身体不适,趁机提出让西光每周住在自己这里5天,西光只能同意。
向南借不到钱,伤心,郁禾安慰向南,向南有些动摇。
丁原突然出来了,向南和郁禾、丁副院长去拘留所接丁原。丁原这次真的得到了教训,决定痛改前非,父子和好。
在酒店,众人才知道,是西凤拿出了自己的积蓄,又向秀秀借了钱,才把剩下的钱补上,把丁原捞出来。酒桌上,西凤和郁禾杠上,被石向南拉开。
风波过去,向南和西凤和好了,送走了父母。
西凤受秀秀影响决定重拾年轻时候的浪漫,向南许诺会带着钻戒向西凤求婚。

第二十一集
  
    向南跟郁禾说清楚两人的关系,可是郁禾表示坚决不会放弃向南。
西凤和秀秀开始折腾向南和西光,又是扮嫩,又是看电影,又是去郊游。两个中年男人被折腾得半死。
西光终于挺不住了,向秀秀求婚。西凤有样学样,拉着向南和秀秀西光一起照婚纱照,还要去马尔代夫渡蜜月,向南只能依从。
结婚纪念日前夕,向南向西光借了3万块钱,去给西凤买戒指,正好遇到郁禾。郁禾小孩心态,抢过戒指带在手上,却被西凤遇了个正着。
向南不会选戒指,选小了,西凤根本戴补上。西凤误会向南的戒指就是给郁禾买的,扔了戒指,提出了离婚,向南冲动地同意了。
真得离婚了,西凤后悔了,崩溃地找来秀秀,秀秀正帮西凤琢磨财产分配时,花店送来了向南前一天预订的一大捧玫瑰花。西凤醒悟自己误会向南了。
向南找丁原抱怨,喝得烂醉。丁原把向南送回家,并把用手机录下的向南的肺腑之言发给西凤,西凤早就后悔了,但表面上去扛着。
医院里,向南看到郁禾给自己准备的干净衣服,大怒,拉着郁禾进会议室要说清楚。可是二人的谈话被王主任用扩音器播放到满院皆知,周院长要取消向南竞选副院长的资格。本来就无心与此的向南倒是觉得轻松了。
郁禾知道自己闯祸了,哭着去找了西凤。

第二十二集
   
    西凤拿着离婚证书找到了周院长,证明向南和自己已经离婚了,向南和郁禾是正常恋爱。希望能恢复向南德副院长竞选资格。
得知自己竞选资格恢复真相的向南怒气冲冲找到西凤。西凤表示可以等向南当上副院长再复婚,两人为此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复婚渺茫。
向南在医院遇到了得癌症的王老,对自己的生活更加迷惑。
秀秀和西光照顾醉酒的西凤,此时秀秀意外发现西光手机里的电话簿暗藏玄机。
西光劝说向南,虚伪男人的嘴脸暴露无疑,向南鄙夷西光,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郁禾得知向南离婚,更加主动地追求向南。
西凤来看丁原,丁原正要随老板去非洲开矿,在丁原劝说下西凤决定让向南一次。
丁原好不容易劝得向南也心软了,向南的父母却找来。
向南家,两家父母却都向着自己的儿女,吵了起来,向南的母亲被气得住进了医院,得到郁禾的悉心照顾。向南的母亲不忍儿子暂住病房拜托郁禾帮向南找房子。
趁着西光陪同父母,秀秀复制了西光手机里所有的电话。
郁禾给向南找的房子正好在自己家的楼下,有了进一步接近向南的机会。西风得知怀疑向南和郁禾同居,伤心欲绝

第二十三集

西风误以为向南和郁禾同居,伤心欲绝。
丁原去非洲前来和向南告别,很是伤感,再次劝向南和西风复合。向南信心满满向丁原保证,一定会复婚。
郁禾无时无刻不在纠缠向南,甚至影响了工作,忘记对一个患儿进行复查,孩子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向南内疚自责,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医生。
医院调查组的会议上,已经成为副院长的王主任趁机落井下石,对向南发难。向南一力承担了所有后果,并提出了辞职。
西凤苦思良久,终于决定找向南复婚,却得知向南辞职了。西凤不同意向南辞职,向南觉得西凤并不理解自己,西凤又误会向南辞职是为了替郁禾受罪,二人大吵了一场。
向南回到家,取了自己的箱子,二人彻底分手。
郁禾觉得对不起向南,要和向南一起辞职,被向南阻止。向南鼓励郁禾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后,就此消失了。

第二十四集

西凤找不到向南,伤心失望,吃了安眠药自杀,幸好被众人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
在秀秀的鼓励下,西凤卖了房子,搬了家,要重新开始生活。
西凤被人游说投资了一个风险基金,被骗走了所有的钱。西凤痛定思痛,决定重新开始生活。
秀秀劝西凤重新开卤味店,西凤拒绝,她再也不想做这个跟石向南有关的职业,她做起了钟点工。向南也在这个城市中奔波着,和西凤数次插肩而过。
西风通过努力,两年后拥有了自己的家政公司--凤凰家政。
西风又搬回了她和向南曾经住过的房子,并买了一个和向南送他的一模一样的戒指,冥冥之中她感觉向南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向南也在这个城市中奔波着,和西凤数次插肩而过。
西凤公司的小时工在别墅工作的时候,失手打坏了一件古董,西凤上门谈赔偿的事情,却发现别墅的主人居然是丁原。
丁原在非洲真正的发家了,现在是大富翁。丁原得知西凤和向南居然真得离婚了,而且向南失踪不见,主动提出组织同学会,寻找向南。
同学会上向南终于露面。他现在开了一家卤味店,要做药膳。面对众多成功的同学,面对西凤丁原的打击,衣衫简朴的向南不卑不亢,光彩四射。
丁原拉着西风来向南的餐馆,想多给他们提供沟通的机会。谁知西风仍为出身中医世家的向南放弃当医生觉得遗憾,两人话不投机,西风拂袖而去,立刻打电话给秀秀安排相亲。

第二十五集

西风仍为出身中医世家的向南放弃当医生觉得遗憾,和向南话不投机,立刻打电话给秀秀安排相亲。
丁原把西风相亲的时间地点告诉了向南,向南抢先赶去以前夫的身份对西风的相亲对象一通胡侃,搅黄了相亲。
随后来相亲的西风觉察到向南的心思,心中窃喜,计上心头。
为了进一步摸清向南对她的态度,西风故意把又一次相亲的地址时间透露给丁原,可向南这次却没来搅局,西风失望。
西光被婚外的女人搞得焦头烂额,法院又来传票,似乎一场官司难以避免。
秀秀再次给西凤安排相亲,张总是个完美男人,对西凤很有意思,丁原在一边着急,可是向南却因为忙着准备参加第二天的美食大赛无暇顾及,丁原只得以向南的名义给西凤送花,别西凤识破。
西光出门给秀袖买胃药时忘带手机,秀秀因此发现了西光的劣迹,秀她半夜潜入西光办公室,拷贝了西光电脑里的所有资料,并找人破解了西光与几个女人的聊天记录。
秀秀趁西光熟睡,用他的手机约三个情人同时到茶楼见面。事情败露,西光在秀秀的逼问下无奈坦白,秀秀提出离婚,搬出曾经的爱巢。

第二十六集

西光公司的女会计也是他的情人之一,被秀秀戏弄曝光后,出于报复将西光公司的财务问题公诸于世,导致西光身败名裂输了官司,公司破产。西风和秀秀这对闺蜜也因此翻脸。
西光去找向南喝酒,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是个在金钱和欲望面前迷失的人,羡慕向南的简单执着,向南鼓励西光重新振作。
西凤卖了公司,丁原、秀秀、向南都拿出了钱,终于把西光的欠款都还了。西凤的父母带着西光回了老家,风波暂时告以段落。
西风重拾本行又干起了家政,正巧来到郁禾家。郁禾向西风解释了当年的误会,并告知很快要和男友小勇结婚,西风释然。
西风和秀秀终于和好如初。
向南的餐馆转型药膳,主动邀请西风加盟,借口酒店厨艺,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西风心知肚明,欣然接受。
丁原和秀秀为西风和向南迟迟不复婚着急,灵机一动又使出一招“相亲”,激怒了向南,他打跑了“相亲者”,可就是不向西风开口求婚。

第二十七集

聪明的西风给向南献计;在药膳坊开设一个诊室,为顾客提供个性化服务,得到向南的大赞。
在向南和西凤的努力下,药膳坊的规模越来越大。向南为客人诊脉开药方,西凤负责烹饪,二人合作越来越默契,琴瑟和鸣,可是每到关键时刻,向南总是鼓不起勇气提出复合。
西光从头开始,做肉食销售,十分艰难。看到西光的落魄,西凤和向南心生不忍。听说西光的近况,秀秀也很受触动。
向南找到了西光,要西光来药膳坊一起干,三人组成药理,厨艺,营销的铁三角,西光感激。
西光的加盟使药膳坊的经营有了很大的改善。西光邀请了一位美食家到药膳坊品尝。美食家尝过食物,指出西凤作为厨师,心情直接影响了食物的味道。西凤不解,和向南琢磨。二人一起做药膳,爱情的幸福渗入到了食物中,他们终于做出了完美的药膳,得到了美食家的认可,药膳坊一下子美名远扬。
药膳坊成功了,西光在向南和西凤的鼓励下,去找秀秀和好,秀秀原谅了西光。
药膳坊新店开张,郁禾和小勇的婚礼也在此举行。众人撺掇向南和西凤复婚,二人表面上拒绝,内心却心心相通。
一年后,向南和西凤的儿子出生,西凤又拿出了新的家规。这对拆不散的欢喜鸳鸯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