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一 、兵之初

        八班的新兵们陆续走进宿舍,他们把自己的物品堆在八班长王大磊的床上。王大磊把那些物品直接扔出门外,集合大家训话。他面前站着六个大学毕业入伍的战士,搏击专业的金子杨,法律专业的余丰,计算机专业的孙大鹏,表演专业的徐帅,中文专业的魏语休,兽医专业的来喜。报到第一天,班长和新兵就较上了劲儿。饭前唱不好,王大磊不让全班吃饭,大家无视他命令要去吃饭,王大磊和排头兵金子扬撕扯起来。吃晚饭时王大磊发现徐帅不见了,他带着全班在营区四处寻找没找到。王大磊赶紧向连部汇报,军训第一天就丢了个战士这可是大事儿,连领导急忙派人去汽车站、火车站拦截。天黑了,所有出去找徐帅的人陆续回来了,没找到徐帅。连长让王大磊收拾行李,明天就滚回原连队去!徐帅到底去哪儿了呢?

        二、军歌嘹亮

        王大磊找连长要求换个班,八班的战士也交给连长个联名信要换班长。王大磊一赌气要连长给他三天时间,不改变八班面貌他主动走。王大磊干脆放任不管了,战士们想练就练,想歇就歇。内务卫生惨不忍睹、训练成绩一塌糊涂。饭前一支歌王大磊故意让大家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弄得连长火冒三丈,八班一天之内被点名批评好几次。八班的战士们有些受不了,王大磊却无动于衷,大家的面子终于熬不住了。大家互相埋怨半天,最后的出结论:都不是什么好兵。他们决定从现在开始“重新做兵”。第二天早晨,连长也忍不住要跟王大磊好好谈谈。这时八班的战士列队走出来,队列整齐,口号响亮,歌声震天。内务卫生也搞得非常好。连长问王大磊怎么搞的?王大磊得意地说他相信大学生士兵的自尊心。

        三、美声喊法

        王大磊带领大家练习喊口令,徐帅不肯使劲喊。王大磊让他一个人喊“稍息立正向右看齐”一百遍,徐帅像念经一样叨咕一百遍。王大磊讥讽徐帅说他应该改名叫徐委婉。徐帅去找连领导告状,说王大磊野蛮训练,还给战士起外号。卫生队的杨大夫来新兵连送药,听说这件事她主动要给徐帅做心理咨询。徐帅说他有心理负担,怕喊伤了声带。杨大夫听说徐帅学过声乐,启发徐帅用美声的发生技巧喊口令。她又去建议连长推广这种方法,说这方法既省嗓子,还能为卫生队节省润喉药。第二天,连排班三级干部站成一排,由新兵徐帅训练他们用美声发声法喊口令,笑话百出。这方法真的管用吗?

        四、今夜为谁无眠

        魏语休失眠,来喜又装大夫给他瞎出主意。连长的媳妇马医生来了解新兵的思想那情况,顺便看看连长。马医生来班里和战士谈心,魏语休不知道马医生是连长的未婚妻,说出了失眠的真正原因。原来,魏语休入睡困难,每天刚要睡着,连长穿着皮鞋就进来查铺了,走路的声音很重。魏语休还给连长起了个外号叫王大皮鞋,还说连长皮鞋上的鞋掌还是连长媳妇送去钉的,这两口子土成什么样了。听得马医生面红耳赤,回去拿着连长的皮鞋去卸掌去了。她跟连长说了查铺影响战士睡眠的事,说指导员查铺就穿胶鞋,所以,魏语休失眠都分了单双号,连长决定查铺穿布鞋。魏语休知道马医生是连长媳妇后失眠加重了,他假装不知道刘干事和连长的关系,故意去找刘干事说连长的好话,结果把连长的秘密说出来了……

        五、热线电话

        新兵连开通了热线电话,但是没有新兵拨打。连长给班长们下指标,每个班必须通过热线提几条意见来。王大磊回班布置通过热线提意见任务,大家不以为然。王大磊让能说会道的魏语休”整几条不咸不淡的”给热线捧个场。指导员好不容易来了个热线电话,却是魏语休的讨好意见。金子扬和徐帅议论这热线电话是不是“作秀”“摆设”,金子扬出主意说试一试。徐帅不愧是搞艺术的,学着地方口音给连部打电话说“希望连长学会笑,当兵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连长笑什么摸样。”,说完两个人笑着逃离现场。连长十分重视。他开始每天对着镜子练习笑,文书差点哭了,指导员说连长“笑得令人发指”。王大磊正好有事进来,连长不说话冲他微笑,王大磊“感觉有点儿毛骨悚然”。连长问王大磊怎么能笑得好看,王大磊说只要是真诚就好看。连长受到了启发,追着王大磊笑……

        六、轻轻一脚

        余丰训练溜号,王大磊踢了余丰屁股一脚,虽然只是蜻蜓点水却惹了大麻烦。于丰要求班长向他道歉。王大磊觉得他小题大做,两个人吵了起来。余丰先告到了排长,排长埋怨余丰是“钻牛角尖”。余丰又反映到连里,连长说他在晚点名时严肃批评班排长。晚点名时连长不点名地批评了个别班排长带兵不注意方法。结果余丰又不干了,他觉得这样的批评还不如不批评。连长也急了,说余丰“就你毛病多”。余丰委屈大了,他要继续逐级讨说法,营里不行团里,团里不行师里……指导员急忙劝住了他,哪也不用去,连里就能解决。连领导连夜讨论这个问题,并层层都签订了《爱兵责任书》。余丰觉得自己把事闹大了很不好意思,连长、排长也跟他道了歉,只有班长王大磊一直不见影,他干什么去了呢?

        七、都是老爸的事儿

        来喜这两天心情也不好,谁开玩笑跟谁急,弄得王大磊都莫名其妙。袁园这两天心事重重,无心训练。原来,来喜他爸出去打工受伤被欠了工资和医疗费,而袁园的爸爸是个矿井老板,因包工头卷了工人的钱跑了,工人找他闹事,他出来躲几天。余丰受王大磊指派,忙于为袁园和来喜两个人父亲的事儿进行法律咨询。余丰在给袁园的爸爸法律咨询时,来喜突然大骂起黑心老板,袁园和来喜吵了起来。王大磊带来喜找袁园和袁园爸道歉,来喜道了歉。并说了实话。他爸打工时腿受伤了,老板和包工头互相推脱,不承担医疗费,还欠工资。袁园的爸爸听了来喜爸爸的遭遇很受触动,决定回去先把钱垫付了。余丰帮助来喜写了法律文书,在当地政府和劳动仲裁部门的介入下,解决了来喜他爸的医疗费和工资的问题。         

        八、一条腿引发的故事

        徐帅练过舞蹈,他走正步全班都公认最标准、最潇洒。但班长王大磊却嫌他的正步没有力度。徐帅很不服气,他决定偷偷地给训练录像,拿着影像跟班长计较。他把藏DV的位置放低了,只录下了一些腿。徐帅发现王大磊做示范动作的脚没绷直,和王大磊计较,王大磊很恼火,没收了他的DV。徐帅找连长告状,提到了王大磊的动作不规范问题,连长因势利导,对着录像批评王大磊做示范不规范,王大磊承认了错误,连长分析分析突然不说话了。回去后,王大磊说徐帅录下来的示范不标准的腿不是连长的腿,徐帅一下傻了,不知道连长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没想到连长主动检讨自己,连领导还推出一个新举措……

        九、内务标兵

        八班战士被子叠的不符合要求还很有理。为什么要叠成‘豆腐块’?这和打仗有什么关系?王大磊抱怨这“几位爷”上辈子是不是他冤家对头。王大磊想了个调动大家积极性的主意,他知道大家都认为来喜笨,就故意表扬来喜被子叠得好。大家果然都不服气,余丰坚持自己比来喜的被子叠得好。当着连长的面,用尺子量被子的高度、宽度、角度,用数据证明自己的被子叠的最好。在数据面前王大磊傻了,连长批评王大磊打印象分,王大磊很下不来台。王大磊发现了个促进大家叠被子积极性的好方法,他说找女兵班来做评委,大家冲向自己的被子练了起来。过了好几天,一直不见女兵的光临。于是,他们又做出了令班长吃惊的事儿,打着班长的旗号把一个班的女兵都叫来了。

        十、姐妹花

        女兵王佳妮和班长刘亚男是表姐妹,刘亚男对表姐要求格外严。王佳妮不服气去找到连长,要用所学医学试验的“双盲”方法评定训练成绩。在营区的空地上,一排女兵面带军人头像的纸面具,等待王大磊等几个班长的打分。连长抱怨着,这帮大学生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班长们打分的结果,王佳妮得分最高。王佳妮摘下面具,用示威的眼神看着刘亚男。其实,刘亚男心里很心疼表姐,又想努力想保持自己的公正,结果矫枉过正了。刘亚男求王佳妮继续保密,不暴露她俩的姐妹关系。王佳妮说保密可以,必须让她把郁闷发泄出来。王佳妮发号施令,把刘亚男训得趴在地上。女兵们赶来奇怪地看着,刘亚男尴尬地说这是在演示“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

[盘点]舒淇姚晨 盘点与葛优搭档的女星
[盘点]邓萃雯赵雅芝 TVB花旦身价比拼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