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从2001年北影毕业生到今天的“国民媳妇”,海清用了十年。跟众多经历过低谷的女演员一样,对演戏的渴望已经上升为她的本能——面对纷至沓来的通告、采访、片约,只有每次开工时她才能觉得无比踏实。“有一天早晨我七点躺下,一两个小时后,剧组就开工了。那天早晨阳光特别明媚,虽然睡眠严重不足,我却觉得特幸福。”她愿意像《望乡》的女演员那样,“就算死我也希望能拍完这一场戏再死去。”当一个演员用生命来拼一个角色时,她终将无人能敌。

视自己如粪土

海清火了,过去一年看20个剧本,现在一个月就能收到20个,但她并不膨胀:“我看不到那个让我怦然心动的角色。来找我的剧本都指望我一个人保证一部戏的收视率,怎么可能。《媳妇的美好时代》大家说好,这是整体力量都好,我只是没跌份而已。一个人撑一部戏,我还没这个能力。”

晋升电视剧女星一线,迎来演艺生涯高峰的她,没有头脑发热到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有的演员不认输,我常先认输。那天一个剧本找我演十五六岁的女孩,我说我真没那个本事,让我演十六岁,我只能从心态到面容上都作假,像是镀金,我做不了。”

一个希望她5月份就能去演戏的电话打来,海清非常婉转却又很坚定地拒绝:“我那时候连剧本都看不完,没有充分准备,我想您也不希望我用这样的状态去出演吧?”其实整个5月,海清是用来装修房子的,再之后,她的档期也空着。“如果我不在乎那么多,我可以去拍很多戏,但是我想,我最艰苦的日子都了熬 过来,没有理由现在不去珍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需要赚钱,也希望能够给我家人优越的生活,当赚钱和接好戏发生矛盾时,我的天平会倾向后者。”

“视金钱如粪土,视自己也如粪土”,海清的朋友批评她太不把自己当回事,没有一点明星样子:“你相信吗?她到现在一辆汽车都没有,在老家南京她出门坐公交,北京路不熟,她骑自行车。”不抹油不化妆,拿演员避之不及的三明治和薯条当早餐,一边说话一边从餐垫上捡起什么放进嘴里,仔细看,原来是掉在 垫子上的面包屑:“这是从小爸妈教我的,吃饭要把饭粒都吃干净,不然下辈子没饭吃。”

出名,仅仅意味可以有更多剧本挑选、有更多角色可以演,其他,一切照旧。仍每天去菜市场买菜,到小店吃饭,穿着拖鞋下楼买报纸,一次没中却每周坚持买彩票,同时偷看别人中了没有……但是她有“草民”的硬脾气,前阵子一个很高端的电器产品找她做代言,她一口回绝:“我是南京人,日本牌子我不接。” 她也有老百姓的精打细算,装修房子自己必须亲自去建材城挑东西,讨价还价,舍不得包给装修公司:“都是血汗钱,得掰着花”

没有我,圈子一样五光十色

采访中,海清接了个电话,对方邀请她去外地玩儿,她问:“我能带爸妈么?他们的费用我来出。”挂了电话海清有些不好意思:“只要有可能,我都想带着 爸妈一起,看他们玩得好比我自己玩好还高兴。”

“父母恩重,重于泰山”,海清谈起爸妈的口吻,老派而凝重。在她的身体里,有一颗因父母之爱而早熟的老灵魂。“小时候我想去前线歌舞团,爸妈偷偷找了歌舞团政委,生平第一次走后门。可我没被录取。考试后领导把所有人集中开会,说就算有人托了关系我们都一视同仁。我还跟着起哄问谁呀谁呀,我不知道那就是我爸妈。”过了好久父母才告诉海清真相,“那一年我11岁,我忽然觉得我原来在爸妈心里那么重要,忽然觉得我是他们的天,我第一次想或许我生下来就 是欠他们的。那以后半年,我从来不回嘴,因为我愧疚。”海清说小时候是父母做牺牲,现在该自己做牺牲了:“牺牲是把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暂时放在一边,控制自己的欲望,去为别人着想。牺牲是一种美德。” 一路走来,为了能让父母为自己骄傲,海清牺牲了许多东西:“有些是观念上的,有些是意识上的取舍,但是牺牲的时候我没想到要回报,我一直说四个字‘老天有眼’,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对于善良和纯真美好的信念,老天一直在看着。”

从《蜗居》到《媳妇的美好时代》,接连主演热门剧,老天的宠爱让海清恐慌,“我反思是否有这么大福分得到这些”。有别于那些一夜走红的人们,在低谷中熬了多年后走上来的她,把演员这个职业看成过眼云烟:“一定会有人取代我,一定会的!要永远活在观众视野焦点当中,我做不到。观众如果喜欢我,我就 再拍,如果观众说你好烦啊,我就消失,他们自然会喜欢别人,这是客观规律——我最喜欢看的杂志是《科学世界》,我不喜欢和客观规律较劲。”

所以,她可以拍戏48小时不睡觉,却不愿在脸上打蜡抛光。“滕华涛导演催我做去眼袋手术,都催了两部戏,因为他说一拍特写我那俩大眼袋就得重新打光,结果拖慢了全组进度,甚至都给我联系好医生了。可我怕动刀子,哼,大眼袋有福嘛。”她甚至没有听说过被大S称之为离开它女明星就活不下去的玻尿酸, “什么玩意儿?我只听说过羊胎素。什么?打了以后会消化在皮肤里?天哪,那还是等我40岁再说吧。”

媳妇升级版

只是瞥了几眼电视里的《蜗居》,陈凯歌就找到海清,希望她能来试一下《赵氏孤儿》里“程婴之妻”的角色。当时《蜗居》播得正火,大把电影电视机会堆到面前,可在学校里把《黄土地》当教科书来学的海清,觉得能有机会与陈凯歌合作,“其他诱惑都不算什么”。

试戏那天,海清到了剧组,发现这里一片忙乱,其他试戏的人仿佛和剧组都很熟,到处打招呼寒暄,只有海清一个人也不认识,试了一小段戏就撤了,结果她是整个剧组的女性角色中第一个确定的人。“陈导觉得我和‘程妻’的气质很像,‘程妻’只是普通小人物,不是什么大美女,没有多么高尚或者多么低贱,但正是这普通的小人物,出于母爱,却无意间改变了历史”。用陈红的话说,就是海清“接了地气儿”。

给葛大爷做“媳妇”,倒不用美艳,“我每天梳头也就半个小时,化妆15分钟,拿时髦话说就是裸妆出镜。”要拼的却是演技,在气势强大的葛大爷面前,海清的诀窍是投入,“第一天见葛优,就认定他是我丈夫了”。她坦言两人表演方式都很“接地气”,在一起合作很愉快;至于陈凯歌与陈红夫妇,她评价是 “非常善良的一对夫妻”,“他们不会光从自己角度考虑,也会从你角度考虑,每天忙成这样,还会为你的工作协调,像家人一样。” 从荧屏到银幕,同是表演,多少演员一辈子无法实现这个转换,又有多少演员实现后就再不回头。海清没有为出演《赵氏孤儿》而眩晕,她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我还是要植根在电视剧,因为关注我的多是电视观众。”至于之前对媒体雄心勃勃地表示想演黑社会老大,海清忙摇手:“快别写这个了,我妈说现在到处打黑,你不能演黑社会。”虽然会被英雄主义冲昏头脑,但我这辈子注定演不了超级英雄,我会优柔寡断,会小心眼,会牵肠挂肚,就是一特普通的人。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