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爱西柚推荐




首播

重播

演员这个职业的巨大魔力之一,就是能够让人一朝成名天下知。所以,媒体总不得不反复使用这样的开头,去介绍那些一夜成名的幸运儿——“一年前,她鲜为人知,一年后,她却家喻户晓”——虽然毫无新意,但精准无比。我们今天的主角,一年前也同样鲜为人知,然而一年后的今天,凭借《蜗居》和《媳妇的美好时代》,她已经被誉为“中国荧屏第一媳妇”。她的名字,叫海清。

如今  入陈凯歌法眼  不信自己红啦

海清前一阵在拍摄陈凯歌导演的最新电影作品——《赵氏孤儿》。与她同台飙戏的明星,耀眼得让人咂舌:葛优、张丰毅、范冰冰、黄晓明、王学圻。这似乎暗示着一点,海清火啦!甚至已经很大腕了!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进入陈凯歌导演的视野呢?然而对自己的忽然成名,海清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媳妇的美好时代》播出后,我的疑问减轻了很多。之前我总觉得,真的有那么多人看我的戏吗?真的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吗?我只知道我在我们小区还挺红。有一天早晨我在小区吃早点,拿份报纸在楼下等我爸。就有两个阿姨过来,其中一个阿姨说,你看她就是演谁谁的,特火!我早上刚洗完脸,也没怎么化妆,就被阿姨要求拍一张合照,然后她们说,我们小区也有一个名人——海清!我当时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童年  七岁始做小“哭星”一秒就把眼泪掉

海清1978年出生于古都南京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尽管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父母还是省吃俭用,送海清去少年宫学习舞蹈。长期的舞蹈训练虽然艰苦,但幸运的海清却在这里意外地收获了自己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小小的童星,就此诞生。

“那时我七岁,一个剧组去少年宫找小演员,撒开花地找。他们要短头发、浓眉大眼、楚楚可怜的那种。我小时候一头鬈毛长发,眼睛也耷拉着,不太爱笑,所以是最后一个被面试的。我进去以后,就有一个阿姨握着我的手,说我爸死了,她也要离开我了,让我以后勤剪指甲,说得特煽情。马上我就哭了!我还抱着人家大腿说阿姨你别走!当时导演就觉得这个小孩很厉害,拍戏说哭就哭。其实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那是在演戏,我还以为我爸真没了呢。结果后来拍那部戏,我就基本上一直在哭。”

一部电视剧,让海清顷刻间就成为玩伴中绝对的“小哭星”。于是,小朋友们在玩累之余,终于有了自己的“玩”间活动。

“拍完那个电视剧,小朋友玩沙包、跳橡皮筋累了,就说海清你拍过戏,给我们演一个吧。我说我不会演,我演的就是哭。他们就说,那你哭一个给我们看看。开始我还特不好意思,说你们别看我,就背身对着墙,然后1、2、3啪,眼泪就下来啦。大家觉得很神奇。到最后就发展为大家读秒10、9、8、7,看我哭的速度。最高纪录是他们刚喊10,我一转身眼泪就出来啦,大家就鼓掌。”刚读数就能流出眼泪,你知道小海清的秘诀是什么吗?“我一背身,心想我爸又没了……”

考学  年少骄傲多轻狂  不把老师放眼里

然而,小小年纪便展现出表演才能的海清,并没有就此走上影视之路。而是依旧遵从父母的心愿,继续学习舞蹈,直至17岁进入江苏省歌舞剧团。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海清很快成了剧团的台柱子,并从演员晋升为编导,其间更是有不少获奖作品。即便舞蹈事业之路如此顺畅,海清还是在冥冥中难忘当年的那段童星体验。于是,她决定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

“我考学的时候特别顺利,两边都是复试时,就知道肯定录取我了。我在电影学院考试时,表演都没有考,招我进校的齐士龙老师就说,希望能够收我做学生。当时我特别傲,说不想上电影学院,我要上中戏!齐士龙老师愣了一下,看着我说,那你去考吧,如果中戏考不上,就来电影学院。他当时还说担心我的文化课。我说你不用担心我的文化课,也不用你特招。我当时真的是不懂事,年少轻狂。然后我就去考中戏,在中戏表现也非常好,老师说只要把文化课考好就完了。我当时非常高兴,回家就一门心思想进中戏。后来齐士龙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怎么样?我说我不来电影学院了!齐士龙老师就跟我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话。谈完以后我就觉得,齐老师是我要的那个老师,才最终选择了电影学院。”

1997年,海清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然而,表演班状元的名头,给海清带来的不是荣耀,而是怀疑。“因为刚进去的时候分数最高,就会觉得你应该表现最好,但其实我进去以后并不优秀。大家出去吃饭或者什么,我就一个人冷冷地看着,也不太搭理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整天傻乐什么。包括对我的班主任黄磊老师,也产生了很大抵触。我心想他那么年轻,能教好我们吗?回头他教了一半就出去拍戏了,把我们丢这儿怎么办?我可是花了5800块大洋过来上学的!”

大学  入学就要闹退学  和黄磊犯倔哭鼻子

初入大学的海清,不但对老师、同学满腹抵触,更曾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我的作业参加汇报演出,都被临时换下来。不为别的,就因为我演得不好。所以大家都不愿意跟我做作业。我跟我爸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可能会退学,我爸说又退学?因为我小时候读艺校,就是上了七天就要退学。然后我爸说,你当时疯了命也要去电影学院,现在你又要回来?你就是做错了,你也要把这条路给我走完!走完你才知道是对是错!”

父亲的话,让海清最终还是决定坚持下来。也在班主任黄磊的严厉中,逐渐读懂了老师的良苦用心。

“上学时,黄磊老师有时候骂我骂得很凶。我就哭,心里特怨恨。所有的同学都陪在边上,黄磊老师说你什么时候笑,我就让他们什么时候走。我心里拧不过来,但是为了让同学早点睡觉,我真的是笑得比哭还难看一万倍,给他咧了个嘴。然后黄磊老师就放他们走了。

“第二天排练我就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跟他说一句话!我就坐在排练场边上。我的作品也没弄好,心里非常沮丧。这个时候,黄磊老师拿一个话筒说,有哪位同学想跟我谈一谈?我知道他是说给我听的,但我不想理他。然后他说有哪个女同学想跟我谈一谈?我还是不理他。他又说有哪个昨天晚上刚哭过,今天眼睛肿得像桃子似的女同学想跟我谈一谈?然后所有人都捅我,说去吧,师傅给你台阶下呢。我心想我才不要下台阶呢,但是没办法,我还是走过去了,因为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说我会好好做作业的,我不会再哭了。然后他看看我说,好,下课再谈。然后就没事了,晚上我去打饭,给他买了红烧豆角,他特爱吃,呵呵。”

事业  经历“蜗居”奋斗  终迎美好时代

虽然大学刚一毕业,海清就出演了经典电视剧《玉观音》,但那部戏最终火的却是孙俪、佟大为。而将霸道强势、由爱生恨的钟宁表演得惟妙惟肖的海清,却依旧不得不为基本温饱生存而奋斗。“没戏拍、没钱挣,后来发展到身上真的没钱,就回南京我父母家。因为可以不用自己烧饭,在家蹭吃蹭喝。那时买完火车票,兜里就剩下300元还是500元,反正是活不下去了。但是回去也没敢和他们说实话,就告诉说我在选剧本。”

尽管后来又接连出演了《落地请开手机》、《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等众多热播剧,但与《玉观音》一样,火了剧,火了别人,海清的名字却始终没有家喻户晓——直到,《蜗居》的出现。“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6000,吃穿用2500,冉冉上幼儿园1500,人情往来600,交通费580,物业管理300-400,手机电话费250,还有煤气水电费200……也就是说,从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400……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蜗居》中郭海萍的这段独白,如今已经被无数大城市年轻人奉为经典。而当观众感慨于海清的《蜗居》时,海清自己,也在感慨着自己的“蜗居”。“我当时买房子,有那么一个月,我想钱想疯了,总买彩票。我一个月买了四期,一次都没中。我当时想,要真中500万,我把我看上的那个房子买了,肯定还有富余,我就买辆车给我妈!”

如今的海清,已经不用再为买房钱发愁了。15万元一集的电视剧价码,已是国内女演员的最高标准。而受陈凯歌之邀接拍《赵氏孤儿》,也必将让她的事业急速红火大银幕。去年,她跑遍京城,几番犹豫下才在三环边买了一套二手房;如今,她则要为去年便嚷嚷着却无法开工的装修大业烦恼——因为,她拍戏太忙没时间。

其实,除了没有结婚,海清的一切都如她扮演的那些媳妇一样:为生活忙,为钱忙,为房忙,为工作忙;也曾骄傲,也曾抱怨;也会快乐,也会消沉;然后坚持着告诉自己,继续向前……平凡如我,平凡如你。(来源:新民晚报)

视频集>>

热词:

纪实台|纪录片片库|央视精品纪录片专场|BBC纪录片专场|体育纪录片专场|军事|历史纪实台推荐

大片放映厅|电影库|高清美图|热辣资讯|新片速递|精品栏目|电影滚播电影推荐